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姐姐被轮姦的经历 更多>>
 

    姐姐被轮姦的经历

    时间:2018-05-14 姐姐是一个公司的文秘,这天加班以后已经快11点了。上海的夏夜非常闷热,儘管姐姐穿着吊带衫和短裙,仍觉得很热。出租车在姐姐住的小区外停下,姐姐在昏暗的路灯下走着,路面映出姐姐的身影。
    姐姐今年23岁,167CM的性感身材衬上姐姐甜美的面庞,是姐姐的骄傲,也是姐姐周旋于大炮之间的资本。自从姐姐17岁有了第一次以后,姐姐的胸脯变得饱满,皮肤也变得白皙晶莹,在公共场合姐姐能感觉到大炮们火辣的目光在姐姐身上扫动。
    前面就是姐姐住的公寓楼,已经能看见姐姐房间的窗户,和姐姐合租公寓的女孩回家了,几天后才能回来,不然的话这时能看见那里透出的灯光。正走着,姐姐感觉到好象有一个人在姐姐后面跟着,离姐姐越来越近,是一个男人。
    姐姐一阵紧张,放慢了脚步。也许是过路的,这样姐姐可以把他让过去。
    虽然没有全住满,这个小区的治安不错,不会有坏人的,姐姐给自己解释着。可是,姐姐哪里知道,这个小区的两个流氓已经注意她很久了。他们是大炮和婆婆,两个有名的色浪。大炮赶上了姐姐,和姐姐并排着走,还侧过脸来看姐姐。这就是大炮,30多岁的样子,瘦瘦的,面目猥琐,他正盯着姐姐的脸看,又把目光盯在姐姐的胸脯上。姐姐低着头不看他,只顾加快了脚步。
    小姐,你的奶子真不错,长得很性感啊。他把脸凑近姐姐说。姐姐打了一个冷战,感觉脸上热辣辣的。
    快到家了,姐姐提醒自己……不能让他跟着姐姐到门口,这样的话就遭了。怎么办……姐姐向旁边的公寓楼走去,这栋楼的天台和姐姐住的那栋是通着的,也许这样姐姐会把他甩掉又不让他知道姐姐住在哪一户。
    你的奶头是什么颜色的?……这次他几乎把脸贴在了姐姐的脸上。
    姐姐跑了起来,姐姐穿的高根凉拖使姐姐不能跑得太快,但这足以把他落下。
    姐姐进了楼道,快步向楼上跑,上了第六层就是天台了,姐姐听到那个陌生大炮在下面的楼道向上快步走着。
    还要再快点,穿过天台再走进姐姐住的那个楼道就可以甩掉他了。这时姐姐已经气喘吁吁,汗水使姐姐的吊带衫贴在了身上。
    终于到了天台,姐姐向姐姐的公寓楼方向跑去。怎么会是这样?姐姐愣愣地站在那里,这里是封闭的,姐姐面前是一堵一人多高的墻。姐姐不知所措,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走。
    你跑什么呀,小姐。他已经站在姐姐的面前。姐姐往后退着,直到无路可退,姐姐已经被逼在角落里了。
    摸摸你的奶子吧?
    姐姐能听出姐姐的声音在发抖,你想怎样?他逼近了姐姐,手伸向姐姐姐姐的胸脯。
    让姐姐摸一摸。姐姐用手推挡着,用胳膊护着姐姐的胸。姐姐多么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人,这样姐姐喊的话就会被听到了。
    他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在一个大炮面前,一个女孩的力量太小了。姐姐的力量快没有了,只好用尽全身的力量在他的手上狠咬一口。象一只被狼咬住脖子的小羊,生命垂危,还要伸出蹄子,抵抗一下。那个大炮低声叫着,他被激怒了。
    姐姐的脸上了挨了重重的一掌,他的手象铁钳一样卡在姐姐的脖子上,越来越用力,姐姐感到一阵晕厥。
    你再反抗我就杀了你,他妈的,让我玩玩你,就没事了,否则的话,我就掐死你,没人会知道。怎么样?
    姐姐的大脑一片空白,姐姐抓在他手腕上的双手垂了下来,放弃了抵抗。
    他下身紧贴着姐姐把姐姐压在了墻上,动弹不了。他的手终于摸到姐姐的乳房,隔着姐姐的上衣揉捏着,搓弄着,还把脸贴向了姐姐的脸。姐姐把头歪向一边,避开他散髮着口臭的脸,承受着他的摸弄。
    别害羞呀,小姐,姐姐会让你舒服的,嘿嘿。他的手伸进了姐姐的无带文胸捏弄着姐姐的乳头。
    他淫笑着:你的腰细,奶子又那么大,是不是让大炮吸了才这样啊。他用儘量下流的话侮辱着姐姐,也许这样才能让他有更大的快感。
    姐姐的乳头让他捏得好疼,姐姐扭动着上身,姐姐的意志彻底垮了。有人说女人是天生喜欢让大炮征服的,真的是这样吗?姐姐的吊带衫被扯开,文胸被撕下。姐姐的乳房感受着他的粗糙的手的触感,在他的手上变形。
    奶子真嫩呀,老子尝尝。他的嘴含住姐姐的乳头吸吮着,手继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一股电流从姐姐体内穿过。
    姐姐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他的头上,象徵性地推着。
    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只能认命了,希望这早点结束,如果顺从他的话,他就不会杀姐姐。
    有湿湿的东西从姐姐脸上流下,那是姐姐的眼泪。他的嘴凑了上来,姐姐无力挣扎了几下,他把姐姐的脣咬住,舌头探到姐姐的牙齿,姐姐柔顺地张开,他的舌头碰到姐姐的舌头,搅动着,吸吮着姐姐的舌。
    他的手还在动,姐姐的乳头被他捏弄得好疼,有人说女人被强姦的时候是没有快感的。
    真不错。他放开姐姐的脣,手又回到姐姐的胸部,两个手同时捏着,象是在搓弄麵团。
    象你这样又挺摸着又舒服的奶子真是好货色。姐姐依旧把脸扭向一侧,他的另一只手向下游移到姐姐的小腹,伸进姐姐的裙子,钻进姐姐的内裤。无论多么过分,姐姐想,只要能顺从他,迎合他,满足他,他就不会杀姐姐。
    毛挺多的嘛,小逼挺嫩啊。他的手摸着姐姐的阴部,用手指挑逗姐姐的阴核。
    姐姐的身子扭动着,他的嘴又含住姐姐的另一个乳头,吸吮轻咬着,姐姐象一只待宰的羔羊,胸部向前挺着,迎着的嘴的吸弄扭动。他从姐姐的短裙里扯下内裤,手从裙子下面探了近来,姐姐听话地分开双腿,任由他的手抠弄姐姐的阴部。
    姐姐感到此时的姐姐象妓女一样极力迎合,只不过她们是为了钱,姐姐是为了保住命。
    你最近让大炮操你的逼了吗?他的手继续动着,有一只手指插进了姐姐的阴道,动着。
    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这些话在平时姐姐会觉得噁心无比,可此时此地,姐姐却不怎么厌恶。
    来,将就一下吧,他指着旁边地上的一张破帆布说。
    姐姐明白他的意思,姐姐的身子有点僵直。虽然知道难以避免,但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还是有点……
    怎么了?姐姐看到他凶恶的脸。姐姐的胳膊被他用力抓住,好疼。姐姐被拖到帆布上,他按住姐姐的双肩,姐姐被按在地上仰面躺着。他把姐姐的吊带衫扯到腰部,把姐姐的短裙掀起。他脱下他的裤子和内裤,压倒了姐姐的身上。
    把腿分大一点。他说。姐姐感觉自己的胸部被挤压,被揉捏,姐姐的阴部被他硬硬的发烫东西顶着。
    喜欢挨操吧?他淫秽的说着,一边握着勃起的鸡巴在姐姐阴脣上摩擦着。
    姐姐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着让他压,让他揉捏,让他插入。
    有水了,不错啊,嘿嘿。
    他的鸡巴对準姐姐的阴腔,用力插了进去,姐姐象是被撕裂了,姐姐那里象是塞进了一个暖瓶塞。
    他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低下头来寻找姐姐的嘴脣,姐姐象徵性地躲了几下,被他捉住了。
    姐姐的嘴脣在被他吸吮,姐姐的乳房在被他捏弄,姐姐的阴道在被他的鸡巴抽插,姐姐的腿最大限度地弯起分开,姐姐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大炮姦淫着。
    你的小逼真紧,真舒服啊。他的嘴又含住姐姐的乳头。
    操得舒服吗?喜欢叫大炮操吧?啊?嘿嘿。姐姐盼望着这赶快结束,要是让人看见就羞死了。
    生活就是这样,假如无力反抗,那就不如闭着眼享受。想到这里,姐姐的身体随着他的大力抽插,渐渐有了感觉。
    姐姐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他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
    他的鸡巴撞击着姐姐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姐姐只能被动地让他操动,让他发洩。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爬在姐姐身上紧紧搂住姐姐,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姐姐的阴道。
    姐姐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姐姐的阴道深处,姐姐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
    姐姐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小逼操得真舒服呀,要是能天天操你就好了。大炮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顺手摸了摸姐姐的乳房。
    大炮休息了一会,就把瘫在一旁的姐姐抱回了家,他要好好玩玩姐姐。
    大炮到家之后叫醒了他的同伴,是一个豹哥。豹哥兴奋的直叫!
    大炮让姊姊趴在床上,看着她屁股翘的高高的,有些轻轻扭动,甚至在她短裙下还能看见她大腿根处的艳红色蕾丝镂空内裤。
    只见,大炮一下子报住了姐姐的腰,扔到了另一张床上,兴奋的喊道:大哥,快,终于可以操这个骚货了!
    姐姐吓的瘫在了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豹哥从床上起来,淫笑着说:老子好久都想干你了,大炮,你先来,狠很的乾她!
    大炮把姐姐按在床沿,双手颤慄着按在一颗大炮上,那颗大炮钻入迷你窄裙底发出啾啾声,看样子是在吸食姐姐的小穴。可恶的大炮!见到这光景令我既震惊、又愤怒。
    姐姐怎能和那个老大炮干这种事?老大炮两手抱住姐姐的臀部舔穴,丝袜和黄色丝织的内裤已经被褪到脚踝,上身的浅绿色套装也被剥开露出优美弧度的香肩,挺突的酥胸还罩着快滑落的黄色胸罩。
    哼……哼……喔……喔……姐姐闭上双眼轻声呼喊。
    柔亮的长髮飘逸着,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任谁也看不出清纯的姐姐有淫浪的行为。
    喔……喔……不要 进去……你的舌头……听了姐姐轻细的求饶声,可恶的大炮反而嘻嘻地抱紧臀部用劲 上去。
    哼嗯……哼嗯……会受不了……喔……眉心渐渐蹙起,姐姐的神情紧张。
    喔……喔……不要……不要这样……哼嗯……受不了……受不了了……喔……啊……
    一声长呼,姐姐软软地趴向那颗大炮,长髮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脸。
    清纯的姐姐竟然张腿站着给那种老秃驴舔出性高潮。大炮赶紧撑住她身体,淫淫地笑着腾出一手,把两只手指放进嘴里。
    姐姐被大炮扶住腰,两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忽地大炮伸直两指迅速戳进姐姐的下体。
    啊……痛……突来的攻击让散着发丝的姐姐挺直了腰肢,黄色的奶罩掉落在地闆上。
    豹哥瞪大了双眼盯住姐姐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红葡萄。
    大炮接着残忍地来回转动手掌,好像在拴螺丝钉一样。
    姐姐面色痛苦地仰着脸,修长的双腿在颤抖着,十指抓紧了大炮的肩膀。
    嘿嘿嘿……大炮淫笑着。 大炮的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是姐姐的淫水。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骚货,平时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就想干你!
    淫水如泉涌出,像蜂蜜一样从大炮手掌滴落到地闆。
    大炮的手指开始上下抽送,姐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大炮的肩上让大炮用力地插,脸向着天花闆轻轻浪哼着。
    看吧!你的穴挟得有够紧了!唧唧的水声从迷你窄裙底传来。大炮有时插尽指根转动几下然后继续抽送,有时他像是在挖扣姐姐的阴道,有时又像是在搅拌。姐姐穿着迷你窄裙的屁股还会因为大炮的动作而抖动。
    大炮的手指在姐姐的下体不停蹂躏了几分钟后,姐姐又是嘎啊一声,身体软倒了下来,跨坐在大炮的左肩休息。
    姐姐那象牙白的丰满乳房软绵绵地压在那颗大炮上。这时大炮拉出自己的阳具,顺势起身捧起姐姐的臀,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就插入了姐姐的体内。 大炮站着乾姐姐,姐姐的两脚也缠住他的腰,爬在大炮身上一下下地挨着人乾她。
    由于姐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双乳就放在大炮上晃动。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洁白宽圆的玉臀,嘴里吐着听似凄绝的淫声。淫水还不断从臀沟中滴出。房间里的姐姐被大炮捧起屁股用力干着,亮丽的长髮也很有弹性的飘扬着。
    过了几秒,耳里还听见姐姐嗯嗯的浪叫声,就像贴在耳边一样,而且还嗅到姐姐身上的香水味。
    大炮又让姐姐双手按在床上趴着 ,大炮则是抱紧了美女姐姐的臀部加速乾她。
    姐姐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纯的美女姐姐,如今却眼睁睁看她放浪地任由老大炮姦淫取乐。
    大炮干着,一只手摸着姐姐的阴毛,另一只手揉捏着姐姐的乳房。眼前的是肆虐姐姐阴户的丑陋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姐姐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啊……啊……好酥喔……啊……啊……啊……
    啊……啊……喔……要洩了……洩了……喔……啊……
    姐姐叫了两声,大炮停止了动作,姐姐再次软软地趴在大炮身上,和阳具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挤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大炮满意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对豹哥说:大哥,爽死我了,该你了!姐姐现在是一丝不挂的展露在豹哥的眼前了。
    豹哥一定是热血沸腾。豹哥已把他的三角裤脱了,他那根充血过度的阴茎高昂在胯间,两只手正在打开姐姐的双腿。
    姐姐的阴户也随之大开。我只能远远的忽隐忽现的看到姐姐的双峰和大腿根部的那丛三角形的阴毛。
    豹哥没有给我留下机会。他已经将头伸到了琳琳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舔上了姐姐的阴蒂。
    哦……姐姐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腰部也随之扭动了几下。
    姐姐已经快不行了。被大炮乾晕了的姐姐可能早已没有感觉了,她只感觉到下身的骚痒,只体会到爱欲在快速的升腾,她开始要享受这份半醉半梦之中的性幸福了。她腰间的扭动在加快,还不断的挺起美臀,迎接着猛烈的抽送。
    豹哥看着我姐姐的骚样越来越重,他明白时机已到了,他翻身上床,正对着姐姐的身体压了下去。
    在外面的我可以明显的看到姐姐的双乳在他的重压下变扁变宽,豹哥的右手伸在了他的腿间,想象得到他正握着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寻我姐姐的肉洞口。
    不一会,只见他的腰猛的一沉,我明白他插进去了。
    也就在着同时,姐姐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欢叫噢……这证明了我的判断没错。
    姐姐在别人的身下欢吟,刺激无比,姐姐的媚态、姐姐的叫床使他们激动不已。
    卧室里,豹哥和姐姐还正在兴头上。姐姐的双手已缠上了豹哥的腰上。俩人的嘴也粘在了一块亲得十分投入,麻脸的腰部正用力的拱动着,他身下的那淫棍肯定正一进一出的在姐姐的阴洞中穿插。
    而姐姐那细小的蛮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摆着,丰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豹哥的抽送。
    哦……快……快……宝贝……噢……俩人的嘴才刚分开,姐姐的淫语就随之而出。
    啊唷……舒……服极……快……狠……再插……快……豹哥将姐姐翻了过来,从后面乾姐姐。
    豹哥一边乾,一边用一只手抚摩姐姐的阴毛,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揉捏姐姐的大奶子。
    豹哥的肉茎一深一浅地插入到姐姐的阴洞中,姐姐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
    好!我操……我很很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热……又湿……我要把你干……干上天!
    豹哥边应边急速的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着姐姐的花心,而姐姐的双手现在已是抓紧了床单。
    啊……哟……啊……好……好……啊……再……再……抽快一……点……乾死……我……了……啊……
    豹哥又猛力抽送几百下,他可能也到了天堂的边缘了。
    呜呜……我……我快射了……射了……
    射……射……没……没关……係……射进……去……啊……啊……
    姐姐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猛攻,身体强烈的颤抖起来。豹哥则是猛力一顶直撞花心后,整个人僵在了姐姐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抓着琳琳的肩头,我明白他是在射精了,他的龟头正在射出浓白的精液,它们正争先恐后地钻入姐姐的阴到、子宫中。
    他们两个人干完姐姐之后他们的另外一个同伴大飞来了。
    大飞走到姐姐床前,姐姐一丝不挂的躺着。高耸的乳房,性感的小穴摆在大飞眼前!大飞在也忍不住了,要接着轮姦姐姐。
    大飞先是抚摩着姐姐的丰胸,这时候的她已经全无知觉,任由姦淫着,然后大飞将另一只手放进了姐姐的大腿内侧慢慢的往上一直滑到了姐姐的阴户,剎那间,定住了,也就在那一刻大飞又一次的失控了,大飞的老二早就抬起头象是在乞求什么。
    这时大飞还对姐姐继续姦淫着,用手指使劲的往姐姐的阴户里抠,而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继续搓揉着姐姐的乳房,大飞一激动就将整个脸放在两颗乳房间摩擦着,并享受着姐姐那独特的少女体香,我一边用手揉着、捏着姐姐的乳房,一边又用嘴巴吸着、咬着、圈着、舔着她的小乳头,剎那间我突然感到大飞的老二需要姐姐淫穴的喂藉。
    本来在他们的姦淫计划中,是没有插姐姐阴道的打算,大飞只是想看看姐姐的全身裸态,顺便抚摩姐姐那傲人的胸部和她的淫穴,但事到如今我已无法控製自己,于是大飞再一次的鼓起勇气冲破内心的极限,掏出了大飞那胀得发亮的老二,一鼓作气的横曲直如的插进了姐姐的阴道里。
    大飞一边抽插着,一边往下吐着唾液,这些都是从A片里学的,姐姐的阴道慢慢的被唾液填满,变得非常的润滑,这时我也仿佛是上了天堂似的,好热,感觉姐姐的阴道里面越来越热,突然她的阴道里流出了淫水,当时大飞不理解到底是为什么。
    但是大飞也没多想,顺势大飞射出了浓浓童子精,大飞仿佛休剋了,大飞躺在姐姐的胸部,嘴里喊着她的乳头,大约过了十分钟大飞才起身,
    大飞把没有知觉的姐姐翻过来,从后面乾。我操,果然很爽!大飞抱着姐姐浑圆的美臀拼命的抽送着,两手摸着姐姐晃动的大奶子。好爽,他们终于可以把精液射在姐姐体内了。轮姦姐姐真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