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七章 更多>>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8-05-14 「操!原本想把她浣肠、再帮她屁眼开苞的,没想到她这么随便就泻了,真扫兴!算了!老子我今天没兴致了,改天再开苞好了!」朱委员皱着眉、看着屈倒在自己粪沼中的小依!
      「不玩了?我还想看呢!」
      「别这样嘛!我还想乐一下,还没看过瘾呢!」
      「是啊……」
      ……
      空气中虽然仍迷漫着小依粪便的臭味,但这些男人亢奋的兴致一点也不受影响,纷纷鼓噪朱委员不要这样就放过小依。
      「各位!以后的日子还很长!要欣赏这位不安于室的太太表演有的是机会,朱委员帮她开苞时,会邀请大家再来观礼的……」沈总替朱委员向众人宣布。
      这群被吊足了胃口的男人虽然不甘心就到这里停止,但小依已从地上被抱起来,软绵绵的躺在山狗怀中进了房间,大家也只好百般不愿的散了伙……
      ※※※※※
      在荒废的厂房内,四周都是蒙上灰尘的旧机械和废铁桶,全身赤裸的小依和玉彬背贴背的被粗绳子绕过胸腹紧捆在一起,就这样坐在满是尘垢的地板上。他们被掳来也不过一个星期,但这七天对他们而言却像历经了半世纪那么久,现在他们肉体虽然可以暂时在一起,但小依已不再是丈夫一人的,原本是令人称羡的小夫妻,如今妻子的下体却被十数条的男根充塞过,而且还被人像贱奴母狗般的糟踏、玩弄。
      此刻芳心乱成一团的小依、虽然背贴着背无法看到丈夫的脸,但肌肤紧紧相触,从玉彬身子传来的心跳和起伏,感觉是那么实在却又生疏,玉彬本来就瘦,经过这些煎熬后好像更枯竭了。
      「玉彬……」
      她有点心虚的轻喊着丈夫的名字,他这几天不停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轮暴、凌虐,泪水和愤怒早就流乾麻痺了。虽然这一切不是妻子的错,但小依没把握玉彬能再像以前以一样爱她,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玉彬的心情好像也很複杂!听到小依轻柔的呼唤,才像突然醒来似的震了一下!
      「小依……」
      小依终于听到丈夫的回应,同时感到二只冰冷的手掌温柔的握住她的双腕。
      「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听到丈夫充满爱意和怜疼的话语,小依的鼻头和眼眶一阵酸热,害怕失去的心情反而更强烈。
      「玉彬……你……你肯原谅我吗……我的身体……」鼓足勇气说到这里,不争气的泪水已经溃决而下,一滴一滴的落在大腿上。
      玉彬感到小依的身子在激动的抽搐、声音也变哽咽:「别这样……这不关你的事……你是被强迫的!我爱你……不管发生什么事……」
      「玉彬……」
      虽然人还赤裸裸的被绑在这里,但听到丈夫体贴的谅解,小依此刻心中已感到久违的温暖。
      「你们肉麻完了没!」
      就在这时他们最怕听到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沈总和JACK一群七、八个人走了进来。
      「你们还想怎样?放了小依……有事冲着我来就好!」玉彬怒目咬牙的对他们吼叫。
      「玉彬……别这样……」小依害怕他们真的对丈夫下毒手,忙叫他冷静。
      「嘿嘿……你老婆真得很不错,她是我上过最好的女人……连妓女不敢作的她都肯作……」
      「住口!……」
      玉彬听到JACK轻辱小依的言语,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原本被小依温柔化解的醋火再度被挑起,小依羞惭得脸都红了,低着头一直发抖。
      「好了啦!别再逗他了,你上了人家的老婆,还向她老公炫耀,真是……嘿嘿……」沈总好像在阻止JACK,实则让小依和玉彬更不堪。
      「解开他们的绳子吧!」沈总命令山狗。
      山狗两三下就把捆住小依和玉彬的麻绳解下,紧紧陷入肌肤的粗麻绳,在两人身上烙下明显的绞痕。
      「你们还想作什么……」
      小依害怕的往玉彬怀里缩,泪水在眼眶里转动,对她而言,丈夫孱弱的身体是她唯一的屏障,玉彬也死命的抱住赤裸裸的妻子,转过头愤怒而不安的看着沈总一伙,似乎在向他们警告不许碰他的小依!
      然而这样的吓阻显然是失败的,而且让这群男人感到好笑,一对身无寸缕、光着屁股的夫妻抱在一起,丈夫的身体瘦可见骨,竟然想在一群色狼的包围下保护美丽的妻子不受侵犯!
      但是这次他们并没有把小依从玉彬怀里抢走,沈总拿起一堆衣服扔在地上。
      「你们可以走了!」这句话从沈总嘴里说出!玉彬和小依同时睁大眼睛看向沈总、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
      「你们可以回去了!」他又重覆一次。
      「……我们……真的可以回去……」小依声音激动的在发抖。
      「怎么?不想走是吗?……是不是被玩上瘾了?」沈总淫笑着道。
      「乱说!小依怎么会被你们……」容易被激怒的玉彬大声的帮小依反驳,说到一半才发觉失言,小依已经羞惭的脸红到脖子。
      「我们走!」玉彬转移了话题,急忙捡起他们被掳来时身上穿的衣服。
      「把衣服穿上……」他催着小依,并体贴的把自己的外衣先给小依披上,让她不再赤裸裸的被这些人看。
      「嗯……」女人穿衣服时被一群男人围观是件难堪的事,但为了逃离这个地狱,小依只好忍羞从头到尾低着头,逐一穿起小内裤、胸罩和外衣……
      「我们走!」穿好衣服后,玉彬迫不急待的拉着小依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嘿!等一下,别那么急嘛!表哥。」JACK突然伸手挡住他们的。
      「谁是你表哥!嘴巴放乾净点!」玉彬暴怒的吼道,一边用身体护住小依。
      「那么见外做什么呢?我们都和小依爽过了……早就是一家人了。」
      「你……」
      玉彬被激得眼珠都快暴凸出来,眼看就忍不住要冲向前去揍JACK,小依连忙从身后抱住他的腰!
      「不要……」她柔暖的身子贴在丈夫背上、着急的要他别冲动。
      「你们……还想怎样?」玉彬强抑着满腔愤怒,声音发抖的问JACK。
      「嘿嘿……事情可不是这样就结束!你欠沈总的钱是三千多万,就算小依是最高级的妓女……干一次也不过一、二万吧?让你们回去可以,不过你们身份还是供我们找乐子的奴隶!只要我们想要……你老婆就得乖乖的满足我们……」
      「你说什么!小依她不是妓女!也不是你们的奴隶!」玉彬真的忍不住了,挣开小依的阻拦冲向前去,不顾后果的往JACK脸上挥出拳头,但这一拳还没碰着就被抓住了!
      「你这性无能的软脚虾!想打我还久呢!你根本无法满足你的女人,只配给同性恋干屁眼!」JACK嘴里不断羞辱玉彬,一边加重力道把他的臂膀扭折过来。
      「啊………我……一定……要杀死……你……」玉彬痛得脸色惨白,但一点也不肯讨饶。
      「不要这样!……你放过他吧……我代他说对不起……求求你放开他……」小依看丈夫吃苦头而心急不已,不知如何是好的哀求JACK。
      「小宝贝……你过来亲我一下,再叫我一声『大鸡巴老公』我就放开他。」JACK无耻涎笑着要求小依。
      「不……小依……」玉彬刚想阻止小依,但JACK又猛然加重力道,瞬时只听得「喀」骨头脱节的声音,玉彬惨叫一声,胯下裤裆迅速的湿开来。
      「哈哈……这没用的男人竟然……痛到尿裤子……」
      ……
      男人们魔鬼般的耻笑声「嗡嗡嗡……」的充满小依的耳朵,心爱的丈夫在这些人欺凌下尊严早已蕩然无存,此刻他因痛苦而扭曲的脸让小依感到陌生,以前她总以为玉彬是最能给她安全感的男人,没有想到在这些坏人手里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像条狗似的任人糟踏!
      失望和无助反而让小依变平静,只见她面无表情的走向前,毫不迟疑的搂住JACK的后颈朝他的嘴吻下,一阵口舌交缠后,再推离他往后退一步,噙着羞辱的泪光、轻启玉唇颤声的向JACK道:「大……鸡巴老公……」
      「哈哈……真过瘾……」JACK这才满意的鬆开玉彬的臂膀,玉彬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小依急忙蹲下去扶着他:「玉彬……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看着妻子怜疼着急的神情,玉彬此刻的心里却是醋火和悔意交集,既恨她对JACK作的事、又后悔让她受到更多委屈。
      他忍着痛对小依摇摇头。
      「我们能走了吗?」小依充满乞求的望着JACK一伙人。
      「带着你没用的男人回去吧!不过要有心理準备,随时要接受我们的传唤,否则……嘿嘿……这几天录下的带子足够发行三十集以上的A片,相信每一集都是前所未有的精彩!……」
      沈总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来看小依和玉彬的反应,小俩口早已脸色惨白不知所措了。
      他得意的继续说道:「如果让我发片,我打算连马赛克都不打!还有,你老公的欠我钱的证据都在这里,我都是用托管的名义借他,你敢不听话我就告他侵佔,到时他去坐牢!到时你……嘿嘿……还是我们嘴里的肉,知道吗!」
      可怜的小依和玉彬真正体会到成为终身奴隶的可怕,有了这些把柄在人家手里,只怕永远都没机会翻身了,现在他们眼里只剩下空洞和无助!
      「别这样嘛……高兴一点!只要你够卖力配合,乖乖听话,二年后就算帮你丈夫还清债务,我们也会把带子还给你们。」沈总又补了一句。
      「你……说的是真的……」玉彬满眼血丝的抬起头,带着一丝希望的回问沈总。
      「嘿嘿……当然是真的!不然有这些在我手上,要玩她一辈子也可以,何必跟你谈条件呢!怎样?你答不答应?小依给我们当二年的奴隶,你就可以还清债务,而且她也不必被我们关着,只是有需要时满足我们就行了!」沈总的眼中闪过一丝狡狯。
      「好……我答应……」玉彬终于软化了。
      小依听到这里已是羞愤填胸,虽然没有出声,但看她低着头、两手紧紧的抓着大腿不断发抖,就知道心里有多激动:「玉彬……竟然愿意让我当这些人的奴隶……被他们糟踏两年来还他的债……」
      玉彬何尝不知道小依的感受呢?他轻轻的拥住小依颤抖的肩头,柔声的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但是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这些恶魔。我发誓,这些事过了以后,我一定会让你过最幸福、最好生活,否则我就不得好……」
      「别说……」小依没等玉彬把话说完就掩住他的嘴,美丽的眼眸交错着迷濛的泪光。
      「我会忍耐……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她不得不答应继续成为这些人的奴隶!
      「好了吧!文艺戏该演完了!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就不会有事,可以走了!」沈总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小依扶起玉彬,一拐一拐的逃离了这如地狱般的厂房。在他们离去的身影背后,沈总和JACK露出淫邪的冷笑,小依还不知道她下一个恶梦会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