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坦诚相待 更多>>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坦诚相待

    时间:2018-07-06 东督府的后面有一排戒备森严的营房,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因为这段时间关着剑馆的人,这里的防卫更加严密了。
      但再森严的士兵也防不住身手高明的有心人前来造访。今天就有一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出现在了士兵们视线看不到的角落里,时隐时起地朝选定的目标前进。
      午饭之后有一段时间,是士兵们的戒备最为鬆懈的时刻,因为饱食后的人会在这个时间变得昏昏欲睡,警戒心和反应力都降到了水準之下。来人能选在这个时候潜入,心思的巧妙和对人性的了解的确是非同一般。
      在被关在东督府的剑馆中人里,尤素夫的爱妾柔娘自然是享受待遇最好的一个。因洛uo的出首使得叶天龙顺利地将那场戏演完,所以得到了好处的男人自然要对她重点照顾。让她一个人住一间设施齐全的房间,除了没有行动的自由外,基本上和常人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已经第三天了,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柔娘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望着上方,心中默默盘算起来。
      房间的窗户无声地开启,一道修长优美的人影轻灵地飘了进来,足不沾地的一闪而至,窗户随后又无声地关闭,举止行动间点尘不惊,这个人的功夫着实了得。
      「谁?」
      柔娘发现自己的面前突然间多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不禁一惊,从床上猛的坐起来,待要大叫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居然无法发出声音了,不知何时起,在她的週身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将整个空间封闭起来。
      「柔娘,真的是你?」
      来人已经退到床边的椅子旁,以一种优雅的姿势坐下,那张秀美的脸庞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语气中的变化将她内心的複杂情绪清楚地洩漏出来。
      「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想干什么?」
      柔娘发现自己又可以说话了,知道自己的生死完全被眼前这个美妇人掌握,也不敢大声呼喊,而是想办法自救。
      「这个地方守卫森严,如果我大声喊叫的话,你是逃不掉的!」
      「你不认得我了吗?」
      美妇人苦苦一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秀气的脸上,肌肤光洁无瑕,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瑕疵。
      「那两个丫头,手段倒是真的高明,可是不知洛u n把我的相貌给修改了……」
      柔娘望着眼前美妇人的熟悉眼神,渐渐发现她的面容依稀相识,便仔细打量起来,越看眼中的疑云越大。
      「你是大……大小姐?」
      视线终于转到美妇人手腕上带着的那个色呈碧绿的手镯,一种若有若无的烟气好像在手镯里面流动,端的十分美丽,心神一震,柔娘不禁迟疑地低声问。
      「终于认出我来了!」
      美妇人收拾起複杂的心情,双手在胸前做出了一个只有自己人才会明白的手势。
      「大小姐!」
      柔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楮,眼前的这个美妇人居然真的就是公孙世家的当主公孙大娘,自己心目中最敬服的人。
      回过神来的柔娘从床上跳下来,要给公孙大娘施礼,却被公孙大娘虚抬手拦住,「不必多礼,我有话问你!」
      「是,大小姐!」
      柔娘垂手恭恭敬敬地应声,她是曾经服侍过公孙大娘的人,所以对公孙大娘的称呼没有改口,而是一直称她为大小姐。
      公孙大娘双目中神光一现,沉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负责艾司尼亚事务的云娘呢?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公孙大娘的脸色也随之越发的沉重,因洛uo看到了面前柔娘不解的神情和吃惊的模样。
      「大小姐,我这样做不是您的意思吗?云娘她难道没有与大小姐见面,可这一切都是她在传达布置的啊?」
      柔娘的低声自语让公孙大娘的心一阵发沉,自己的担心果然是真的,艾司尼亚的负责人云娘已经倒向了妹妹公孙三娘,这样一来,所有的疑问都可以迎刃而解,自己的行蹤能被人算计,也肯定是出自云娘的手。
      「这是为什么?」
      公孙大娘暗暗伤心不已,自己对手下人一向宽厚有加,艾司尼亚的云娘更是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居然会背叛自己?
      「大小姐,您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柔娘的问话将公孙大娘的心神拉回到现场,现在不是伤感愤怒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将情势重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然的话,让妹妹那样胡闹下去,把公孙世家的人投入到诡异莫测的政治斗争中,真不知道会为公孙世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走吧,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详细情况我们再慢慢谈!」
      公孙大娘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柔娘的手。
      「不行的,大小姐。这里的戒备森严,我们根本无法出去的!」
      柔娘惶急地说道,算是见多识广的她身为金花舞孃,这些年来混迹在艾司尼亚的社会中,看过不少的变故,那天东督府的行动真的给她十分大的冲击,特别是叶天龙他们所显示出来的实力,让她明白现在的东督府已经不再仅仅是一块牌子而已。
      「放心,我不是很轻鬆地进来了吗?既然能这样进来,我自然也可以将你安全地带出去的!」
      公孙大娘十分自信地说道,同时将握住柔娘的手一紧,正要施展身法离开之际,一个带着几许调皮几许好玩的清丽声音在窗外响起。
      「我说柔娘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让你们两个人好好见一下就该满足了,怎么还要把人给带走呢?这样的话,明天的过堂不是少了一个主角,虽然说给那个发花癡的大色狼难看的场面我很喜欢,但这样一来,凤姐姐就会非常不高兴,所以我只有做个拦路的恶客了。」
      从第一句话开始,公孙大娘就已经知道来人的身份,出于对这个少女莫测高深的身手的忌惮,她没有採取任何行动,而是将她的那一套长长的废话听完。
      「外面还有什么人,一起进来吧!」
      门后的横栓无声地移动,似乎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慢慢滑到一边去,然后房间的门无风自启,梳着马尾辫的龙族少女笑嘻嘻地站在门口。
      龙灵儿这一手高明的隔空纵物术让房间里面的两个美妇人心中暗凛。柔娘更是暗骇不已,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美少女,却有着如何神鬼难测的身手,难道是从打娘胎中就开始练了吗?
      公孙大娘的神色一凝,眼中戒备的神情流露无遗。
      「于将军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如果没有凤姐姐的安排,你能这么顺利地进到这里来吗?」
      龙灵儿踏进了房间,神态十分轻鬆地说出让公孙大娘不安的话来。
      「不要以为这个地方是这么容易来去自如的,那个大色狼的手下还是有不少的高明之士,你难道不觉得进来太轻鬆了点吗?」
      柔娘跃到龙灵儿的面前,挡住她的路线,对公孙大娘急声说道:「大小姐,您快走吧!」
      公孙大娘还没有说话,龙灵儿的眉头微微一皱,小手轻轻一挥,一股绝大的真气发出,推着柔娘身不由己地连退了数步,跌坐在床上。
      「你太自不量力了,这样的身手还想逞能?」
      公孙大娘暗暗歎了一口气,虽然她的心中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但作为公孙世家的一个金花舞孃,柔娘在龙灵儿面前居然连一招也递不出去,对此还是感到一丝的意外和心寒。
      「你到底想做什么?」
      公孙大娘暗中提起全身的真气,冷冷地望着面前笑容可掬的美丽少女。
      龙灵儿大摇其头,长长的马尾辫在脑后左右甩动,十分的活泼可爱,但在面前的两个美妇人眼中,她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
      「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怎么可以这样子说话呢?太伤感情了吧?」
      见到公孙大娘依然不为所动,龙灵儿只好道出来意。
      「凤姐姐想和你好好谈一下!」
      「于凤舞?她?」
      公孙大娘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望着龙灵儿道:「好,我跟你去见于将军。」
      这天下午,飞凤府来了一位客人,于凤舞在前厅接见了他。
      看清来人的相貌,于凤舞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来人一双眼楮半睁不睁,颔下留了山羊鬚,高颧凸颚,脸色泛青,身材消瘦,总体上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给飞凤将军敬了一个十分标準的军礼后,来人开门见山地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来历。
      「江门鲁图先,前来求见东督叶大人!」
      于凤舞的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眼前的男人曾经在军部的资料中出现过,只是她刚才一时没有和真人联繫起来。
      来自江门的鲁图先曾经是南方军团的千骑长级军官,作为南方军团的幕僚团成员参加了对云阳国的战争,据说为人相当的冷酷无情,阴险狡猾,在一次战斗中,所配属的一支部队全军覆没,可是他却能全身而退,让人着实怀疑其军人的品德。而在被降级使用后,又和同僚极为不合,最后终因出手伤害同僚而被军部勒令退役,算是当时的一大新闻。
      「这个人来找天龙会有什么事情呢?」
      于凤舞的心中闪过许多种可能性,表明上还是客气地请鲁图先落座。当问及他的来意时,鲁图先却表示要见到叶天龙后再说。
      「不好意思,天龙他还没有回来,让先生白来一趟。」
      似乎没有听出飞凤将军语气中的逐客含义,鲁图先安坐不动,平板但非常有礼貌地表达了自己要在这里等候叶天龙的意思。
      于凤舞凝视着鲁图先,在她让人无所遁形的目光中,鲁图先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无畏,这让于凤舞感到十分惊讶,这个男人并不像他的外表或军部资料所呈现的那样。
      既然看不出鲁图先对叶天龙的敌意,相反的,他看起来好像对叶天龙有着一种奇怪的信心,于凤舞作出了一个试探性的举动,她起身离座,告罪一声后转回了后堂,将鲁图先一个人留在前厅里。
      枯燥乏味的等待,鲁图先居然毫无所觉,依然十分平静地坐在那里,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不快或者别的什么表情。
      「这个男人相当不简单!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涵养!」
      听完侍女的报告,于凤舞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惜现在她的「观心术」还没有完全练成,无法将一个人的思想真正看穿,而有这个能力的龙族少女又不在自己身边。
      正要再次出去的时候,龙灵儿陪着公孙大娘来了。
      见到于凤舞后的第一件事情,公孙大娘就是向她深深施了一礼。
      「多谢于将军的大恩,妾身没齿不忘!」
      于凤舞起身拉住公孙大娘的手,娇靥含春,点头微笑道:「实在不敢当,凤舞只是想问一下大姐,有什么地方需要埙uㄙ满A但请吩咐。」
      公孙大娘深深地望了一眼于凤舞那张美艳绝伦的面容,脸上的那一丝颠倒众生的微笑让同是女人的她也感到一时入迷,但更吃惊的是她知道面前的这个绝色女将军有着举世无双的才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包含了许多的意思。
      「实在不好意思,家里的确是出了点事故,但我会把情势控制住的!」
      公孙大娘苦笑一声,面对于凤舞她也只有据实相告。
      于凤舞对公孙大娘的明慧和直爽十分欣赏,便也不再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道:「公孙世家里有人在埙uN里曼斯做事,有了左宰大人这个后台,我看情势并不那么容易掌握吧!」
      「原来如此……」
      公孙大娘神情一震,然后眼中的光芒一暗,怪不得自己的妹妹变得如此强大起来,因为背后有吉里曼斯的撑腰,现在到底有多少人已经被拉过去了呢?
      「我不想看到一向地位超然的公孙世家插手法斯特的政事,这对公孙世家以及法斯特的局势都不是好事。」
      于凤舞的话将公孙大娘的纷乱思绪打断,公孙大娘望着于凤舞,心中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女人的言行举止无不透出强大的气势和自信,她的舞台绝不会仅仅在这个地方,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才是真正发挥她实力的地方。
      「所以我想和你好好谈一下,如何恢复你们公孙世家的传统,专心于艺术的创造,不再陷入世俗的争端。」
      公孙大娘摇摇头,略带迷茫地说道:「老实说,现在我也不知道具体详细的情况,向来都是由她们报告上来的。本来这次出来是要了解一下各地的情况,可没想到在艾司尼亚附近会受到伏击,我的人……」
      说到这里,公孙大娘长歎了一声,想起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手下人,心中一阵难过。
      「要攻破你们公孙世家的防卫网,应该需要很多的人手。可以把详细情况说一下吗?」
      于凤舞抬手请公孙大娘落座,然后在她的面前坐下。龙灵儿也在她的身旁坐下来,顺势挨着她。
      「好吧,我也想听听于将军的看法的建议。」
      公孙大娘定了定神,开始将事情的始末细细道来。听到吉里曼斯请来了问剑斋的人,于凤舞的眉头不禁轻蹙,如果让他得到了公孙世家的实力,再加上问剑斋的强大武力,那么他的实力将雄厚许多,这种情势是她极不愿意看到的。
      更让于凤舞不安的是,吉里曼斯的实力已经得到极大的加强,可是他却在这段时间里反而变得比以前更加的保守,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看来要让叶天龙好好注意一下这个不寻常的事情,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陷入被动的局面。
      于凤舞正想说话的时候,一个金凤卫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来。
      「小姐,不好啦,出大事情了!」
      「怎么回事?」
      于凤舞三人同时站起来,望着这个有些气喘的金凤卫。
      「来自云阳的使团在艾司尼亚的近郊区遭到不明身份的军队伏击,死伤惨重,弄得城内一片混乱。陛下大发雷霆,将公子召到无忧宫去了。」
      「天龙今次真的麻烦了,居然会闹出这种事情来!」
      于凤舞知道身为东督的叶天龙,对艾司尼亚境内的治安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这种有着外交背景的事件更是最难处理的,叶天龙这个东督倒是真的多灾多难,得好好想个办法改变一下这种局面,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