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心怀叵测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心怀叵测

    时间:2018-07-06 回到了驿馆大厅,叶天龙马上就去找柳琴儿和玉珠,她们正坐在他的房间里一边等候他回来,一边品茶聊天,谈得十分开心。
      一见叶天龙进来,柳琴儿就含笑迎上前来,说道:「怎么样,很快乐吧?没有我们这些碍手碍脚的女人在场,你一定大有收穫了吧!」
      叶天龙还没有回答,玉珠便接道:「那是自然的,看那城主对公子的态度,非得有些表示不可。公子,您是不是得了最喜欢的东西?」
      「你们这些女人!」叶天龙摇头苦笑道:「是啊,他可送了我一个大大的见面礼!」
      柳琴儿急切的问道:「什么东西?」
      叶天龙道:「你们怎么也猜不到的,是一把剑!」
      「什么?!」柳琴儿和玉珠同时问道。
      叶天龙将宴会上的事情细细叙说了一遍,然后再告诉她们左岛近所说的话。两女听着听着,脸上均显出沉思之色。
      最后他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邱新会对我动杀机?如果我在这里出事,他这个城主难道就没事吗,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上啊?再说了,这次的任务也是关乎国家颜面的大事,出了事与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柳琴儿沉默了一下,歎道:「你不知道,这个城主是三殿下一系中的重要人物,如果他这么做肯定是三殿下的授意,只是他这样做也太着痕迹了。不可能会在这里动手的,我想他还是以试探为主。」
      叶天龙呆了一下,才道:「三殿下?这事与他何干?」
      「要知道三殿下窥视皇位已久,他和吉里曼斯的明争暗斗都是为了这个缘故。现在陛下同意武安把他们的秀公主嫁给了二殿下,看来这件事引起了他的不安,大概怕会增加自己的对手。」
      柳琴儿略带忧色的望着叶天龙,说道:「我现在才知道大姐为什么叫我们要一路小心,她可能已经有所预感了!」他们在出发后不久,就收到了于凤舞送来的消息,让他们千万要小心谨慎,当时他们还认为仅仅是普通的关照而已。
      叶天龙抓了抓头皮,说道:「到底现在法斯特的朝中情势如何,居然连皇帝的使命都有人要破坏?不如你现在好好指点一下我这个梦中人吧,省得哪天小命不保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苦脸像让柳琴儿和玉珠不由发出一阵娇笑。
      「我也只能把我自己知道的告诉你,这只是个大概,详细情况还是大姐最了解。」笑过之后,柳琴儿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细细说起。
      听完柳琴儿的介绍,叶天龙长出了一口气,真没有想到看似强盛的帝国居然潜藏着如此大的危机,这也得怪皇帝安德列三世在位太久了点,他的大儿子,注定的皇位继承人又因自小体弱多病,居然等不及登上皇位就一命呜呼了,空下的继承人位置自然是人人眼红。偏偏皇帝又不再立继承人了,这样一来,自认有资格登上皇位的皇子们个个虎视眈眈,摩拳擦掌,都想自己能坐这个位子。
      其中做的最好的自然是掌握军部大权的三殿下,文武双全,智谋超人,深得皇帝安德列三世的器重,现在国中大部分的将军皆是他这一系的。然后是文静敏思的六殿下,他得到了朝中最有权势的左宰吉里曼斯的全力支持,因为左宰的女儿嫁给了六殿下。而这次武安国的秀公主要嫁的二殿下,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温文尔雅的他在诗词歌赋上的造诣极高,尤其在音律上可谓是一派大家,很讨皇帝的欢心,朝中也有部分大臣在暗中支持他,可惜他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性格太过软弱,而且好像他本人对皇位也缺乏信心。
      再加上各方面的有心人士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都在暗中推波助澜,使得目前的法斯特宫廷中是龙争虎斗,大家各展奇谋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不息。
      对于叶天龙来说,现在他能明白的一点就是,原来神秘高贵,被外人所崇拜和嚮往的宫廷竟然是这个样子的,这让他心中的无限憧憬顿时化为泡影,现在法斯特宫廷的斗争和他以前在西江时几个派别争夺地盘的斗争极为相似,所不同的是现在他们要争夺的是高高在上的皇位而已。
      尚幸自己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也不想参与这些事情,只是现在既然事到临头,总得好好筹划一番。到此刻,叶天龙才知道原来这件差事并没有想像中等那么好做,于是他对让自己做这件事的皇帝也少了许多的好感。
      三人正在相对默默无语之时,八卫中的大凤推门进来,说道:「小姐那边传来消息了。」
      三人一同抬头望着她,他们知道八凤她们一直称于凤舞为小姐,而现在于凤舞和他们的联繫正是由大凤负责,相互间来往的消息则是由她们豢养的一种青鸟传递的,这是大陆上一种极为罕见的异种青鸟,体积轻巧,飞行迅捷,最会认主人。
      大凤将一卷小纸条交到了叶天龙的手中,叶天龙打开一看,脸色微微一沉。
      正在注意他神情的柳琴儿不禁一惊,急忙问道:「大姐说什么?」
      「武安的使团已经到了,队伍十分庞大,而且还有不少的好手夹杂在其中,凤舞要我们小心他们可能会耍什么阴谋。」叶天龙颇为苦恼地说道,「武安他们到底在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呢?」他现在真的是十分头大了。
      玉珠见他们陷入沉思之中,气氛颇有些沉闷,美目轻转,款款行到叶天龙的身边,玉臂轻环他的头颈,俏声道:「公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只要多加防备就是了。武安的使团还没有到这里,我们坐在这里苦思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这样吧,我去城主府刺探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才是第一要紧。」
      叶天龙闻言精神一振,伸手拍着玉珠的盛臀,讚道:「真是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
      柳琴儿这时也嗔笑道:「你这个脑袋怎么会想得到这样的好主意呢?」
      换过一身夜行黑衣的玉珠刚要离开,被柳琴儿拉住小手,关切地叮嘱道:「千万要小心!」
      玉珠点点头,还没有说话,叶天龙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对你的功夫我是最有信心了,回来后到我房间,重重有赏喔!」两个女人一起向他白眼,看来要这个男人正经多会儿也是困难多多。
      ※ ※ ※
      送走叶天龙后,邱新马上和李起一起来到了后堂的一个密室内。
      没有任何摆设的密室内,一个面目狠硬,身形雄壮的大汉正席地而坐,一见他们进来,细长的眼楮中射出锐利的目光。邱新和李起到了他的跟前,在他的面前拣了个地方席地坐下。
      「你刚才看到他的表现了吧?」李起盯着大汉的眼楮问道。
      「很有意思!」大汉的声音却是略带尖锐,与他的外貌极不相称。
      「不错,一般人的做法是两种,要么避让,要么是仗着高超的身手接住。」邱新说道,他的话语很慢,「像他这样做的也只有两种人。」
      大汉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该接下来,不然就是说明自己的水平不如眼前的两个人,也就不配在这里坐了。
      「一种当然是真正的高人,能看出綵带的长度不够,不需要躲避;还有一种那就是白癡,根本无法作出反应,所以没有躲避!」
      李起含笑道:「那么,卡尔先生,你认为他应该是属于哪一种?」
      卡尔苦笑一声,道:「我宁可相信他是后一种人,可惜事实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击败克里夫的事自然不会是白癡所能做的。」
      邱新一击掌,道:「好,连卡尔先生都这么说,那么我们还是按照殿下的计划进行吧!」
      「不错,邱大人说的对,看来我们的眼光是不如殿下。」卡尔说着向两人略施一礼,长身而起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告辞了!」邱新和李起也站了起来。
      邱新望着卡尔,亲热地说道:「夜已经很深了,不如在府中歇息一晚,明日再启程也不迟。我已经让小桃红在房间里等候先生了。」
      卡尔脸色一正,道:「邱大人的心意我十分感激,但殿下交待的事情要紧,科比斯大人还在等这边的消息,我还是连夜赶回吧!」
      「那么等此间事了,我将小桃红送到先生府上。」邱新拍着卡尔的肩头,道:「小桃红这几天服侍先生后可是对先生念念不忘啊!」
      「那就多谢邱大人的好意!」卡尔大喜,连忙答谢。他这几天来在城主府和服侍他的小桃红极为快活,邱新能把这个善解人意的美女送给自己,这倒真的是一份厚礼。他送朝拉开房门的李起略一示意,昂首行出了密室。
      回到雅轩的邱新和李起,各自端起侍女早已準备好的香茗,舒适的对坐在地几的两边,在他们右侧是连排的明窗,夜半的微风吹动窗外的修竹,发出柔和的声音,显得如此的幽静宁和。
      所有的侍女都知道城主大人要和他们的军师大人讨论要事,都已经早早的离开了。轩外的四周则散布着众多的府卫,他们所站的位置均是由高明人士静心设计的,极为巧妙,既能阻挡一切的外人进入,又无法听到轩内的谈话。
      见邱新放下了手中的香茗,李起含笑着说道:「看来我们都把叶天龙估计低了!」
      邱新点点头道:「幸亏你提出来试试他,要不然我们冒冒然出手,非但坏了殿下的好事,而且还会损失不少。」
      李起略带遗憾地说道:「他的表现的确出人意料,难怪能得到于凤舞的赏识,打动柳琴儿的芳心。」
      邱新呵呵一笑,道:「不管叶天龙高还是低,目前还不能让我们头痛的。倒是卡尔回去一说,殿下会十分满意吧?」
      李起也笑道:「那是自然,我们如此积极,他卡尔又受了我们这么大的好处,总得替我们说些好话。有他这个殿下身边的亲信说话,我们的三殿下该是十分高兴的。」
      「对了,帕里那边的人怎么说?」邱新低声道。
      李起收起笑容,恭敬地答道:「他们不希望这次联姻成功,所以想要我们尽力帮他们一把。毕竟法斯特已经够强大的了,再和武安联合起来,对他们的影响就太大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邱新喃喃道,「武安这边希望我们能协助他们顺利完成使命,帕里这边希望我们不要让此次联姻成功,三殿下又想让叶天龙下地狱,……」
      李起接着道:「还有大陆的其他诸国也都是拉长耳朵,张大眼楮,看着此次的联姻呢!」
      邱新点点头,在心中细细盘算起来。在这样的位置上,光凭着愚忠是干不成什么大事业的,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所以和其他国家的来往私通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这个对权力永不满足的城主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李起望着自己的主君,试探性地问道:「大人,我们要如何行呢?」
      「我们照我们说好的第三方案去做!」邱新下了决断,他很满意自己的当机立断,还有那颗审时度势的心,这才是他成就事业的基础。
      「明天你就派人去安排吧,记得乾净利落些。」
      「遵命,大人!我会亲自去安排的。」
      得到了他心中早已选定的答案,李起也十分高兴。
      「如此一来,武安没有话说,帕里和三殿下也会很满意。」
      「不错!」邱新想起一事,忽然话锋一转道:「叶天龙身边的那个女人不错吧?」
      「大人是说和柳琴儿在一起的那个漂亮女子!」李起知道主君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这次讨论的要事已经结束,现在是说些快活的时候。
      「是啊,柳琴儿的美丽是早有耳闻,可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输她,身段和相貌,绝对是万中无一的!想我府上这么多女人,哪个也比不上她啊!」邱新无限嚮往道。
      李起也是感慨道:「叶天龙这混蛋倒真是艳福不浅,柳琴儿这么漂亮的女子已经被他弄到手了,居然身边还有不逊色于柳琴儿的女子。真不知道他走的是什么狗运?」
      邱新道:「如果这次做好,说不定就有机会尝试一下了!」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突然间,邱新感到空气中一丝异常的波动,心中、不由得一惊,猛的站起来,神情戒备地举目四顾。
      「大人,怎么啦?」李起惊异地问道。
      「轩中有人!」邱新沉声道,「是奸细!」
      「不可能的!」李起一跃而起,如此防卫森严,自己和邱新也是身手不凡,怎么会有人进来?
      邱新已经召来府卫,仔细搜查这间雅轩。可就是将这布置典雅的雅轩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什么人的蹤影,虽然府卫们都在心中暗暗嘲笑自己主君的疑心和敏感,可还是请示着是不是要再次搜查。
      也许是自己神经过敏了,邱新正感到大丢面子,立时不悦地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经此一闹,两个人的谈性顿时全消,也各自準备安歇去了。
      其实邱新的感觉并没有错误,只是等府卫来的时候,那个美丽漂亮的入侵者早已逃之夭夭。
      ※ ※ ※
      玉珠赤裸裸的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叶天龙大手一张,将她搂个结实。
      从叶天龙宽阔的肩头后,探出了柳琴儿那钗横发乱的螓首,美艳不可方物的玉容上红晕未褪,益发的动人心魄。
      「怎么啦?你一脸的不快,到底是什么事情?」柳琴儿似乎还含着春意的美目不解地望着正把娇躯偎在叶天龙怀中的玉珠。
      「气死我了,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倒听到他们在那里乱嚼舌根。」玉珠气呼呼地说道。
      叶天龙伸手拍拍她的俏脸,柔声道:「小乖乖,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
      玉珠心满意足地抱住叶天龙的虎躯,将她听到的事情一一道来。她去的时候,只听到了雅轩里的对话,听了半天,感觉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听出来。正在恼火之际,又听到了邱新和李起在那里转移话题,说起自己和叶天龙的事情,不禁心中更火,激动之下,反倒露出了形迹。幸亏她的潜蹤术高明,一见邱新起疑心,也知道再听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东西了,立刻离开了雅轩回来。
      叶天龙听罢,满意的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你做的很好!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三件事,这个邱新的确怀有二心,尤那亚是要算计我们,而武安倒是真的希望此事成功,那么他们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柳琴儿也道:「别忘记了帕里也要加上一脚,这邱新和帕里的人勾结,倒是个麻烦事呢!」
      叶天龙道:「这个倒不足挂齿,我们只要盯牢那个李起,就会有收穫的。只是尤那亚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倒还需留心查看。」
      柳琴儿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叶天龙解释道:「这很简单,邱新和李起的话里可知道他和帕里的联繫是李起在居中奔走的,而他们的出手会坏了尤那亚的好事,这说明了尤那亚的计划里并没有要他们出手。邱新在那个计划中的地位并不高,可能是属于辅助性的。」
      柳琴儿和玉珠仔细一想,也不得不承认叶天龙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对于这个男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不禁感到一丝惊讶。
      叶天龙心情舒畅地抱着玉珠的娇躯,在她的小耳边道:「你可是立了头功了,我要好好的奖赏你一下!」
      玉珠轻笑一声,顺着叶天龙不安分的大手扭动娇躯,腻声道:「你还是好好想个对策吧!」
      叶天龙的手抚摸着她优美的酥胸,笑道:「自然先快活一下,刚才你琴姐很快就投降了,我正憋得慌呢!」
      柳琴儿在后面轻啐了一口,伸出纤手掐了一把他的手臂,道:「都是你太会作怪了,还这么说!」
      叶天龙哈哈一笑,再看玉珠已经是娇躯火热,美目喷火,四肢紧紧地将他缠住,不消说,她已经是春情氾滥,不克自制。
      很快是被浪翻滚,诱人的娇喘呻吟如同仙乐般的在这个春意盎然的房间中响起。不久以后,柳琴儿的声音也加入了这个大合唱之中,令人心蕩神摇的激颤声浪久久才平息。
      极乐过后,柳琴儿和玉珠两人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但叶天龙抱着伏在自己怀中的玉珠却是东想西想,迟迟没有睡去。
      想起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经历,真是如在梦中一般,从一个小小的百骑长一跃成为有爵位的万骑长,也一脚踏进了权力斗争的漩涡中,知道了此行的惊险,心惊之余他反而有种好斗的心理升起,这种感觉他十分的熟悉,好像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会让他兴奋起来。
      「好吧,咱们就来好好的斗一下!」他在心底默默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