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亲征亚素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七章 亲征亚素

    时间:2018-07-07 「神主,神主请息怒!」月如突然一下子跪倒在叶天龙的面前说道。
      叶天龙缓缓回过身来,直勾勾地望着月如,顿了顿,才开口道:「你有何言,速速向本神道来!」
      月如恭敬地对叶天龙说道:「神主,请先留下他们的性命,目前魔界是何情况,并未可知啊!」
      「唔……」叶天龙沉吟一声,正欲开口说话,先前那般的赤红光色又开始从脸上显映开来。
      霎时间,他的面部肌肉有些扭曲,不一刻,纯黑光色再度袭来,两道光色不断交替出现,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叶天龙的身体剧烈她缠斗了一阵之后,他的脸上才又终于只剩下赤红光色,它就好比一道祥和的云霞,洋溢出来的儘是温和的气息。
      又过了一阵,那道鲜明的赤红光色才逐渐淡去,直到彻底地从叶天龙脸上消失。
      顷刻间,他身上巨大的黑色光焰也完全消退,整个人也好像刚从梦魇中猝然醒来。
      当那双熟悉的目光再度扫过众女之后,她们便知道那个心爱的男人又回来了!
      望着跪在地上的月如,又看到週遭这般情形,叶天龙心中已经全然明了。
      他先急忙扶起月如,然后望向那四名魔人,对辛西雅等几名女神战士盼咐道:「把他们先押下去看管起来吧,日后再做打算!」
      「是,陛下。」辛西雅应答一声,便跟几名姐妹押着魔人出了寝宫。
      其余众女都古怪地望着叶天龙,很明显,她们希望他能够给她们详细解释一下方才发生的事情。儘管在于凤舞、月如、晨月和柳琴儿心中,已经对此有了答案,但是对于刚才男人非同寻常的这番表现,还是想听听他自己的说法。79出品
      男人好似十分疲惫,但是望着众女殷切的眼神,他还是打算详细的将方纔事情的经过讲述给她们听,于是,他朝内室一指,说道:「我很累,我们进去再说吧!」
      众女忙簇拥着男人进到内室,将其安顿到榻上躺好之后,绾贞还替他及时奉上了一盏参茶。
      略作舒缓之后,男人感觉好了很多,眼睛里那往日的奕奕神采又现了出来。于是,他在于凤舞和晨月的搀托之下,舒舒服服地向众女讲述起方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来。
      原来,当时看到魔族向众女发动攻击时,他就在想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对付他们。
      由于处在寝宫之中,如若使用自身精深的「王道之极」,必然会对整个宫殿造成损坏,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埋藏在他心中许久的一个疑问。
      自从知道自己体内封印着风月两大女神以及魔神之灵后,他也屡屡遭受这三股神灵力量的困扰。直到自己参悟了「王道之极」和自身元灵强大起来之后,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当初正是由于自己元灵力量太小,自身主体意志不够才出现了月神之灵想借自己的身体解脱封印的事件。那么当自己主体元灵强到一定程度,强到足以压制住三大神灵在体内的力量,那么是否就可以控制这三个神灵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提升呢?
      而随着一些事件的发生,他隐隐感觉到这种想法并非不可能实现。
      首先,每当他遭遇争斗或者内心杀机太重的时侯,代表着邪恶力量的月神之灵和魔神之灵似乎就能够藉着自己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已经在他经历的几次战争中得到充分的验证,他在战场之上的「杀神」称号便是由此而来。而当他使用「王道之极」的时候,那种博大的威力和祥和气息又似乎跟正义的风神之灵有着莫大关係,否则实在难以解释为何同是「王道之极」,自己与王师有用区么大的差别。
      其次,有些时侯,尤其是自己静修参悟武技的时侯,他甚至能够感知到体内这三大神灵和自己的交流。而且,他还记得曾经有过一次他在遇到危险的时侯,尝试着唤起魔神之灵的力量,好像最后还真的产生了作用。
      而直到他最近一次使用「王道之极」,他才发现了一个令自己兴奋的现象。当他在使用「王道之极」出招之前,仔细冥想正义仁怀的方面,那么造成的结果往往是不会伤及无辜生命。这在当初对付云阳镇南王残部解救丽蝶的那场战役中,就已经得到了验证。而相反的结果,也在其后的战役当中得到了验证。这让他明白,虽然并非自己直接操控三大神灵以获取力量,然而事实已经证明,随着自己主体元灵意志的加强,他们已经能够为自己所用!79出品
      此番面对从未见过的魔族,他很想试一下是否直接调动魔神之灵来对付魔人。因为他知道,有些时侯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之下,这个好动的魔神之灵现身出来过。
      结果,当他以自己强烈的意志力召唤魔神之灵时,没想到竟然奏效了。只是,当魔神之灵完全藉着自己的身体现身出来之后,他自己的元灵意志便暂时被压制了下去,于是便有了方才战斗完毕之后自己好似经过了一场梦魇般的情景。
      令他高兴的是,虽然在魔神之灵现身的时侯,他自己的元灵意志被暂时压抑,但是当充满血腥的杀戮结束之后,自己强烈的元灵意志便会自然而然地将其再次封印在体内。如此虽然还不能算是自己完全控制了魔神之灵,而且还使得身体真气消耗很大,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可观了。
      听完叶天龙的讲述,于凤舞、晨月和柳琴儿首先是长长地鬆了一口气。毕竟她们曾经一度担心心爱的男人会魔化,如今得知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无异于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接下来,众女本想让内耗过度的叶天龙休息,怎奈男人面对所有美女围绕在身边的气氛相当受用,而且身体确无大碍,所以硬是缠着诸女陪着他闲聊。而在这个过程中,男人便从月如处详细了解了这群魔人的资讯。
      这个只差丽蝶缺阵的家庭大集合,一直聊到凌晨才作罢,好在寝宫够大,一众美女便一起和衣歇息了。
      通过月如对魔族的了解,加之从第二日开始对那剩余四名魔人的审问,叶天龙终于弄清楚了这次事件前后的来龙去脉。
      想到亚素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地公然参与这场纷争,叶天龙尤为气愤,想起丽蝶与亚素的仇恨,加之如今法斯特帝国西北已经稳定,他便果断决定问鼎天下,先拿亚素开刀。
      如今形势已不同往日,凤舞军团和红骑军团在石旭光和庆计的率领之下,在帕里连连获胜。而由修罗统帅的天龙军团在南疆也气势如虹,在接连收复法斯特全部失地以后,日前已经进入楚越境内,剑锋所指已然是楚越全境。而吞併云阳的丽蝶大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经营,不仅将神族军队钳制消耗在那里,同时也基本掌控着云阳西面。
      而英西帝国和鲁甸俨然已经成为法斯特的盟军,一个继续攻打和控制着武安和亚素的边境州郡,一个和法斯特平分秋色,几乎已经将帕里大局掌控。
      面对如此大好时机,既然亚素敢于做出头鸟,那么正好授人以柄,不拿它开刀更待何时!
      有了这些内在因素,叶天龙还大张旗鼓地策动了一番舆论攻势。所谓师出有名,叶天龙在决定亲征亚素之后,便向全国乃至整个大陆发表了征讨亚素的十大罪状。
      除却一些欲加之罪的理由之外,最令大陆各国震惊的,是这样两条罪状。
      其一,亚素首先违背邻邦互不侵犯的道义,长期发兵南下袭扰或入侵法斯特帝国。不仅造成法斯特边民的大量伤亡,而且还非法掠夺了法斯特边境地区大量财物,给法斯特民众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灾难。
      其二,亚素採取卑劣手段对付邻国首脑。这一点,法斯特拿出了大量的有力证据,当然此次魔人刺杀事件自然是大加渲染,凡是闻者一定会为法斯特打抱不平。
      征讨檄文向全大陆发布,还有一些更为骇人的小道消息也通过法斯特遍布大陆各国的秘密组织迅速传播。总之,整个大陆凡是知道法斯特徵讨亚素的消息者,无不站在法斯特一边。当然,对此,那些谙熟大陆政治的人,只是暗暗发笑或者匆忙準备。此役,叶天龙兵马未动,在声势舆论上已经取得了主导。
      由于从魔人口中得知,此番来到大陆的魔人和亚素制定了十分严密的大规模刺杀计划,因此叶天龙除了将于凤舞、晨月和柳琴儿以及倩公主这四位内阁核心留在帝都之外,其他夫人全部跟随他开赴法斯特西北前线。
      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有于凤舞她们四个内阁把持朝政,不至于出现乱子,并且身处法斯特行政中心,经此一役之后想必也不会再有人冒险行刺。即使有事,其中有三个武技超群,保护晨月一人远比大家都在要好很多。二来,其他夫人跟随大军一起,既可以满足男人无法离开美人窝的习惯,同时也将她们可能遇到的安全风险进行分散。
      法斯特历五四O年八月一日,叶天龙率从青州赶来的范铜组建的十万新军,浩浩蕩荡开赴法斯特西北前线。
      而在这之前,海鹰扬早已经重返大湖地区,如今正在厉兵秣马、加紧準备,等到叶天龙率领范铜组建的十万新军补充到位,便可以协助叶天龙展开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讨伐战争了。
      不过,就在此间,从帝都艾司尼亚出发的叶天龙,却还似两年多以前出任法斯特东督南下青州平叛时一样,不仅没有大战在即的紧张行军,还依旧是游山玩水般放缓脚步往大湖地区开进。此举不仅让身在前线翘首以盼的海鹰扬及众将士着急,就连随行的新军主将范铜也乾着急而没有办法。
      两辆豪华奢侈的大型马车载着叶天龙和众位夫人在官道上缓慢前行,大军紧随其后,想走快都走不快。而且,许多将土亲眼目睹了法斯特皇帝陛下视亲征如此轻率,甚至军中已经流传起一些闲言闲语,虽然各级将领极力稳定士兵们的情绪,然而这种气氛仍然有蔓延之势。
      这日,大队人马行至一座山前,叶夭龙看了满山美景,便欲带领众夫人游玩一番再行前进。范铜终于忍受不住,便前来找叶天龙理论。
      「老大,我看还忌给你留下近卫军陪你们慢慢游山玩水,我先率领大军赶赴前线去了。」范铜一见面,便气呼呼地对叶天龙说出了这一番话。
      叶天龙斜眼看了范铜一眼,心中暗笑,脸上却严肃道:「怎么,是对我有不满吗?」
      范铜瓮声瓮气地转过头,冷哼一声道:「没有,我只是不习惯这么慢的行军速度。既然征讨檄文都已经发出,这个样子何时才能到达前线。万一此间亚素大军先发制人,我们岂不失了先机,还谈什么御驾亲征!」
      叶天龙望着这个有些憨态的大汉,脸上掠过一丝笑意,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拽到另一辆平时用作议事的马车上,然后亲自为他斟了一杯茶,笑道:「还说不是对我不满,牢骚发了一马车,待会自己可要带走哦!」
      范铜马上换上一副无奈的表情道:「老大,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难道你真不着急吗?」
      叶天龙通自端起一杯茶呷了一口,然后眼睛望向马车后停下来的军队说道:「你为什么着急?是听到军中各种各样传言,生怕影响到我作为皇帝陛下的威仪是吗?」
      范铜一愣,出于军情考虑自然是一方面,然而叶天龙方纔所说的,又何尝不是他心里所想。要知道这可是即将要进行一场远征的新军,如果对于他们所效忠的皇帝陛下产生负面的想法,还怎么确保他们能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为国效忠。军心一旦动摇,就是战神再世,恐怕也难以确保将来问鼎天下的过程中每一场战役都取得胜利。
      作为从小就一起厮混到大的兄弟,他如何能够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虽说平日里自己总给人一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印象,但是对于这些利害关係,他还是明白的。
      他挠挠头回道:「我知道瞒不过你的眼睛,不过难道我这样的担心是多余吗?」
      叶天龙摇摇头道:「不不不,作为兄弟,我十分感谢你能够为我考虑这些。虽然我确实乐于山水花月,但是我知道这次是在做什么。这一路上,我之所以游山玩水,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组建的这支新军的素质,说实话,我有些不放心。」
      闻听此言,范铜立刻堆上一脸憨笑道:「老大,你真的只是为了了解这支新军的素质?哎呀,我就说嘛,不应该啊,在大陆局势如此关键的这个时刻,老大你怎么可能还有闲情逸致游山玩水,看来的确是我多想了。对不起,老大,我范铜对于刚才的所为向你道歉!」
      叶天龙捶了范铜一拳,笑道:「你小子就行了吧,我跟你说正事呢!」
      范铜收起笑容,往叶天龙跟前凑了凑,一本正经道:「哦,对了,老大,你刚才说对这支新军有些不放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天龙摆摆手,道:「或许是新组建不久的原因吧,可能我有些挑剔。作为一支军队,拥有如狼似虎的个性并不可怕,可是如果像这支军队所表现出来的情形,那就不好了。我倒不是说他们背后流传有关我的言论有什么不对,起码在军队的核心文化上面,这支军队有所欠缺,可以说还没有形成一支军队的文化。没有核心文化的军队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少去了军魂的部队还能称其为军队吗?」79出品
      「老大,我也觉得确实有这些问题,那该怎么办呢?」范铜一脸认真地附和道。
      「所以我才这样耗着,想看看这支新军的耐性的最底限到底在什么位置。」叶天龙往茶杯中又添满了水,胸有成竹地说道。
      「哦,老大,你是想锤炼一下这支部队的顽强作风啊!那好,从今天开始,我全力配合你!」范铜弄明白叶天龙的意思之后,拍着胸脯说道。
      「不必了,即刻準备一下,你率部先行开拨吧!」叶天龙道。
      「老大,怎么,你还生我气吗?」范铜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不知道叶天龙如此三番说了这么多,为何又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你别多心了,其实通过这几天,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真正的锤炼,等你们到达大湖地区之后,海鹰扬将军会代你完成的。你只需记住,将部队交与他之后,无论他对这支军队做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在我到达大湖之日,他肯定会还给你一支虎狼之师!」叶天龙神秘兮兮说道,更让本就迷糊的范铜一头雾水。
      「老大,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范铜摇晃着脑袋,迟疑道。
      「好了,到时候你自然会知晓一切的,眼下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叶天龙拍拍他的肩膀,半是安慰半是命令地说道,就是不肯透露一丝口风。
      「知道了,老大。」范铜不情愿地应承下来,端起面前早已放凉的香茗一通猛灌。
      安顿好范铜这头的事情,叶天龙便好似毫无顾忌地继续领着一众美女游山玩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