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外地的艳遇 更多>>
 

    外地的艳遇

    时间:2018-07-07 我毕业以后,即一直呆在济南的一家公司,说到公司,其实就是有七八名员工的门市,因为我是男的又年轻,就被安排作销售,偶尔也在省内出个差,主要就是送货之类的,一般都是短期的。单位人不多,可女士就佔了一多半,年龄比较大的两位自不必说,一个快五十岁了,财物,一个三十九岁,出纳,对它们我淡然没兴趣了,
    还有两位年轻的,以为是刚毕业的学生,比较清高的那一种,鄙视她。还有一位叫晶,28岁,也就是我对她有好感的mm,说到mm,
    其实不准,她已经结婚,刚生过小孩一年,可体形依然完美,她属于比较苗条的那种,166cm个头,体重不过100斤,生完小孩,唯一的变化就是,乳房比以前更圆润。加上漂亮的脸蛋,更有味道了。
    在上班的时间,单位并不是太忙,领导不在也就是我们聊天的时间,员工少,其实我们搞得挺融洽,女的多了,尤其是年龄大的两位,总是讲一些成人之类的话,他们也不避讳我,
    可能是我比较帅,又善于讨好她们吧。其实,我最想藉着她们的话题,
    骚扰一下晶,我与她对桌,互相与都有好感,一次不只是谁提起了汇仁肾宝,那句着名的他好我也好,因为无聊,他们就争着发表自己的理解,大嫂们(年龄大的两位)的意见是这是暗示,就是指那事,可以使男人更有性慾,那事更频繁。而晶却说,其实是指的每一次的质量都高,我插了一句,我同意王姐(晶的姓)的意见,好就好在每一次的质量都好,时间更长,长而不软,腰部更有力,所以频率更高,你们的感觉更好。瞧瞧未婚的懂还挺多的,大嫂们见我向着晶说话,都努了努嘴,这反而使晶不好意思了,斜了我一眼,我压低了声音对晶说,其实,正常人才不会买哪个吃的,向我有火谢还谢不完,怎会亏呢。
    晶的脸微微泛红了,嗔怪道,谁问你怎样了。我说王姐,’
    你对它定义这莫准,是不是你老公吃过。晶犹豫了一会,看我一直在盯着她,就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说,靠,王姐,你是不是对你老公要求太高了吧,都把张哥(晶的老公姓张)搞亏了。跟我说说,一天几次呀。
    见她不理我, 赶紧讨好道,”好姐姐,给我说说,也让我长点经验, 说说吧”。 晶答道,” 你以为,像你呀,我们一个星期才有一次”。
    “我说,那太亏你了,该吃该吃”。我发表道,”中国人真苦,要在美国,绝对要资源重整。
    晶说到,’整什莫,”。
    我一脸坏笑到, :”你亏得我来补呀,反正我也顶的慌。 晶一下瞪着我,
    撒娇的拿着一本书一本书过来砸我,我站起来急忙躲闪,下边的小弟弟,早已一柱擎天,隔着裤子高高的一个蒙古包。晶砸到了,也看到了,白了我一眼,
    说道,小不正经。
    终于三月下旬一天,淄博的用户,要用我们一批货,货到付款。必须按人家的要求,赶紧送货到厂,因为淄博离济南只有一百公里,货又比较多,出差在外的领导电话指示,由我开车送货,可家里男同志只有我一人,又得见钱卸货,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不方便的。变请示领导,回复到,让晶陪我去一趟。就这样,
    晶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后,我们很快出发了。一路到很顺利,我们肆无忌惮得聊着。
    只记着晶问我,像你这莫色,你们出差,会不会嫖小姐呀。我说王姐,小姐是绝对不能嫖的,太不乾净,在着我们都是用身份证登记住宿,被抓了现行不好,就是以后小姐抓了,她供出哪天哪地和谁上床,用我的身份证不也可以找到我。各方面都太不安全,最主要还是怕性病,我那东西可是很挑食的,我还想多用几年。这时我发现晶下意识瞟了我那裤裆一眼。脸也红了。
    沉默亚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我更坚强了上她的决心,上一个熟悉的少妇,垂涎已久的少妇。
    到淄博后,一是下午一点,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货到厂后,一点不顺,等到验完货,已经四点了,再到财务,银行汇票只能明天再办。嘿,上天的恩赐,机会就这样来了。晶用我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会不去了。我特意找了个高档一点的宾馆,登记并开房,不过是开两个房。
    吃过晚饭好,晶就一直在我房里看电视。由于,宾馆的房间特别的热,我就只穿了秋衣秋裤,晶也把外套 脱了,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
    那种丝网的,里边白色的胸罩隐约可见,生过孩子的女人露房出奇的大, 顶的像两座富士山,我躺在床上晶坐在我对面床上,自然又说到性,只是,
    晶在外边没有像在家里一样放得开,有些拘谨。谈话中好像远了很多,谈到对性的看法,我故意挑逗到,男的女的就那点事情,其实就是一层纸,只要两个人愿意,快乐就好,性爱是无罪的,向我实在憋得难受就自己解决,这和找个人做又什莫两样吗,只要都为性快感,不影像对方生活,又有何妨。说到这见她低头不语,并不断的咬自己的下嘴唇,我又说到,你看像你王姐,在家里,让你老公又看又摸,出门有得装着假正经,其实动西还是那些东西,何必太虚伪呢,又不是一把钥匙一把锁。说到这些她自然也应该明白了。我可不像你,由冲动我就解决,当然大多是自己解决。
    这时的晶根本无心看电视,把头转向一边,怯生生的小声说,你都自己怎样解决呀,这时我看到她脸上放起了红光,胸部明显的更高了,两腿使劲的加着。我赶紧说到,想看嘛,我给你示範一下。我从床上跳下,自己的大枪已经硬不可摧,我的秋裤顶的只能提到肚脐这。站到她跟前,把枪往外一掏,可能是憋得太久的缘故,今天出奇的大,大大的鬼头上挣得有点发亮,在他面前晃动着,我已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呼吸急促。他迅速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呸,谁稀罕,
    又转头朝向里一边,我说我这可不用吃肾宝呀。 她笑着回身,随口说到,去你的,
    并想用手打我,我已经难以控制,顺势把她按倒在床上,她多少有些半推半就,
    我的大吊正好压在他的三角地带,通过薄薄的裤子,增感觉到她那已经热气腾腾, 她把手挡在她胸前,
    我用力把她的两手分开上举,这时我的吊几乎承受了我全身的重量,压在她温热的阴部上,只是隔了一层裤子。她很听话的没有在乱动。我说,由你在,我就不自己解决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道,哼,今天就便宜你了『。
    我用手在她的胸前划了两下,突然从她的腰部把那层碍事外衣掀起,把奶罩用力扯了,两个大肉球图的跳了出来,她也恩地轻轻出了一点声音,我已经有点兴奋了,一只手抓着,用拇指搏着略显暗淡的露头,
    用嘴迅速咬住另一只露房,这时的晶有些出声,好像在不断的往里吸气,
    并发出轻轻的呻吟,身子起伏不断,三下五除二,我脱了个精光,她,笑着说,听麻利的吗,我把她的牛仔裤退下,露出了白色内裤,哇塞,已经全湿透了,我用牙轻轻往下拽,连同她的裤子一同蜕下,这时她的身上只剩一件白色的奶罩披在脖子上,我已无暇顾及上半部,迅速用手掏了一把她的阴阜,有些液体已经躺到了大腿根上,她的阴毛不是很丰盛,不过水特多,我舌尖去舔试图找到他的阴蒂,她有些上窜,我用手拽住她的跨,这使得她已经陷于兴奋之中,她的阴部在发颤,嘴里不停的发出啊。。啊。。的声,还不是架载着汉子,好像说的不要不要之类的。她的阴唇有些外翻,可能是刚生过孩子的原故,不过水是特别的多,已经有泛到床单上的了。我大口的吸着,
    她全身都在抖动,啊…。阿。。求。。求你了, 不要这样。。恩啊,我。。 受不了呀 ,哎呀,哎呀,阿…。。
    我家她已经进入状态,便迅速跪到她跨前,用手抓住自己的大吊,顺着她的裂缝,用鬼头上下摩擦,啊…。啊…。啊。。她的叫声更大了,似乎已经忘记了地点。
    我把鬼头站满了淫液,在她的洞口直立良久,并把鬼头的一点担进了她的阴道,
    因为我喜欢看我的大鸡巴猛地全力刺入时,她的表情。这时,我用尽全力连根儿入,也许是用力太猛,她的阴道又太过潮湿,没有任何的阻力,以致我的蛋撞到她的阴部有些疼,
    这突如其来异物使她始料不及。我插入的瞬间,她长着大口,啊… 几乎上半身作了起来,我喜欢她的感觉,她抱住我,嘴里不知如何表达
    只顾 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我的大吊在她的阴道里抽送,她也和配合的迎送着,她的阴道有些鬆,也可能是润滑的问题,我每一次抽出时都能带出气泡,撞得她的阴部,发出噗哧。噗哧。。,
    她已经融化了,肆无忌惮的脚,无从没想过,女人发情是表情回这莫丰富,叫声会这莫大,我几次想捂她的嘴,她都把头扭到一边,嗯…啊…。啊…。啊…
    深一点,深一点,嗯…。。你,,,快呀,,,,啊…。
    我突然从她的阴道里,全部拔出,她拚命睁大眼睛,又双手拉住我的跨往里推,我说,
    宝贝,小点声, 走廊还有人,她只有点头的力气了,
    我把她翻了一下,她很明白的翻身,把屁股决起来,头拧向我,
    我冲他笑了笑,腰挺,噗哧,坐快速的活塞是运动,她的小阴逼开始不住的扭动。她的屁股绝对是极品,丰而不赘,可以使我的吊几乎全部插入。她的叫声依旧热古
    啊……
    她阴道热浪淅淅,我有要射的慾望,这时我拔出来, 用正面的体位,好使我射的时候能深深插入,
    她几乎哭喊着要我插入,我成新进入,放满了速度,好使我的鸡巴在她的体内更长的时间,啊…
    我插到底,用手按压她的小肚子,我感觉的到她的子宫口,她也叫得好大的声音,
    最后,我把全部的精液一泻千里,她的阴道有一些收缩,不只是兴奋还是故意,
    我爬到她的身上,她不让我的大吊出来,直到他自己滑出来。
    瓦,印也还有白色的精液沾满了床单。
    就这样,她没有到她的房间休息,我们在一起,只要,我的吊一硬,我就上他,并且一次比一次长,她到最后兴奋时含的事,啊…啊…够了。。够了。。我得已经满了,啊…。啊…。。 啊…。。那天我们进行了四次。她也整整叫了一宿。第二天,起床时,差一点就十点了,快乐的激情,只是起床后腰吧 ,哈哈。。
    到把她结账时,楼层的服务员给我们填单子,十个十八岁的小姑娘,看到我们,我发现他在地头偷笑…。。哎…听到又有什莫。
    我难忘这次
    喜欢激情,事情很顺利办完了,回到济南,回到单位,玩笑依然的开,枝再也没有机会做爱,似乎,晶也有意识,迴避,毕竟,她的老公家庭还在这个城市。我们也没有过分的举动,依旧是同事。互相保证对方完整的生活。这才是激情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