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爱妻周荣 更多>>
 

    爱妻周荣

    时间:2018-07-08 大家好,我叫小林,今年三十三岁,在一间科技公司裏任职。而我女友叫周荣,今年二十七岁,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工作,是一个眉清目秀、瓜子脸美人OL。我们交往了大半年,现正计划今年结婚。
    「啊……老公……啊……再大力点……再快点……啊啊……好舒服啊……」
    听着周荣销魂的叫床声,我奋力地抽插着她那又湿又窄的小穴,双手则抓着她那
    双雪白而又圆滚滚的大乳房,嘴裏吸吮着她的右乳头,而周荣两条白皙的玉腿则像老树盘根般缠着我。
    我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但又不想那么快射精,于是抽出肉棒,把周荣的身体反转过来,使她美白如雪的玉背和美臀面向着我,再双手抓着她的纤腰,準备把肉棒塞进她的小穴裏。
    「怎么停了啦?老公~~」周荣快我一步用手握着我的肉棒,再一下子塞进
    自己的小穴裏:「再来啊……坏老公~~」周荣这一下举动更加刺激了我冲向射 精的临界点,终于我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再抽插可欣十多下后,在周荣的叫床声和 我俩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中缴了械。
    我抽出肉棒,把套在上面的避孕套拿掉,裏面灌满了我白糊糊的精液。周荣转过身来,用白玉般的右足踝轻力地踢了我的老二一下,接着说道:「你这死鬼就不能持久一点么?人家的高潮还没来呢!」
    我用双手轻揉着她那又白又滑的足踝,笑着向周荣说道:「老婆大人啊,谁叫妳长得这么迷人呢!再加上妳那性感到极的叫床声,我又有什么辨法不早早就向妳缴械投降呢?」
    「好啊!原来是因为我太迷人、太性感,弄得老公你连三、四分锺都支持不了,那么我就把自己弄难看点,你就可以持久一点吧?」说罢,将她的右足踝从我双手中抽出,再用力蹬向我的胸口。
    我边抚着胸口边向老婆说道:「不好不好,老婆妳现在这么好看就最好,我应承妳,我会继续努力满足妳好不好?」
    「哼!人家早就听厌你说会努力什么东东的了,最后你还是没有一样给我兑现!别说了,早点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呢!」可欣说罢便抓起被子覆盖着自己那无比精采的曼妙裸体,倒头睡去。而我也关了灯,躺下来準备就寝。
    忽然在黑暗中响起了周荣的声音,她说道:「老公啊,差点忘了跟你说,刚才德叔发了讯息给我,说我们的新居已经装修好了,想约我们明天在新居把锁匙还给我们,并且希望我们把装修费未缴的余数付给他,但我公司明天有新产品的发布会,我会忙得不可开交,所以这件事你就下班之后去办吧,好不好?」
    「好,就照老婆妳说的去办,我明天下班就到新居去等老德吧!」说完,我在周荣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躺下来,脑海裏却浮现起老德那猥琐的脸和他盯着周荣的色迷迷目光。
    这个老德就是帮我夫妻俩装修新居的装修公司老闆,其实我也只是见过他一次,就是几个月前和周荣到他那又乱又髒的所谓办工室谈新居如何装修时见到他的。
    这老德说自己今年五十多岁,可是他整个人就跟他的办工室一样又髒又臭,衣服好像几年没洗过,花白的头髮丢了大部份成了地中海,皮肤很黑加上满脸皱纹,加上他一说话便显露出那两排缺了几颗的黄板牙,因此说他今年有七十岁也绝不为过。
    最可恶的就是这老德一边跟我们谈图则,双眼就一边只是死死盯着周荣,几乎没看我一眼,似乎完全不放我在眼内,恣意在我面前不断视姦着我的未婚妻。
    之后我劝说过周荣不要找老德替我们装修,我说像老德这种烂公司随时关门大吉也不出奇,到时我们付了的订金便血本无归。周荣虽认同我有理,但她也告诉我若不找老德而找其它收费较昂贵的装修公司的话,我们很可能不够钱办婚宴和蜜月旅行,于是乎我只好勉强答应找老荣替我们装修新居。
    更糟的是后来周荣说我的装修意见品味太差,不让我再插手新居装修设计的事,变成了只有周荣跟老德交流。无奈之下我只能再三叮嘱周荣千万不要跟老德单独见面,有什么事要谈的话,传讯息或者通电话便可以,要到新居看进度的话便由我来负责,可是每次我到新居看工作进度都没看见过老德,只有他手下的工人在工作,而老德常常藉故约周荣出来见面,还好周荣都拒绝了。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用担心了,新居已经完成装修,不用再怕订金血本无归,
    而且之后周荣再也不用跟老德这糟老头有任何往来。想着想着,我也渐渐地睡着了……
    翌晨醒来,发觉身边的周荣不见了,我下床步出客厅见到已经换好衣服準备出门的周荣,她背对着我正在开门,看来她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回过头来对我嫣然一笑便出门去了,接着传来她踏着高跟鞋越走越远的脚步声。
    这时我才惊觉周荣她化了个很漂亮的妆,周荣平常是很少化妆的,就算是跟我约会也一样。她其实不用化妆,靠着她的天然美——瓜子脸配上清秀且比例完 美的五官,已经相当漂亮,现在再加上悉心打扮之后,更加使我的周荣像超模般豔光四射。
    我还在回味着周荣送我的回眸一笑,心裏有一股冲动想立刻走出去把周荣拉
    回家裏,再按她在床上狠狠干上一炮才让她上班去,可是回过神来发现时候已经 不早,再不梳洗换衣服出门便肯定会迟到,于是也只得灰溜溜的梳洗换衣服準备 上班。
    转眼便到了下班时间,我一下班便立即坐车来到新居等老德,开门一看便看
    见所有装修工序都已经完成,不过屋内几乎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大衣柜跟一套四人沙发提早送了过来,暂时放在客厅裏。
    忽然裤袋裏的电话响了,是周荣打来的,我连忙接听,一听便听到可欣那悦
    耳但有点焦急的声音跟我说道:「老公啊,不好了!原来要给德叔的那张支票还在我的手袋裏。」
    「那很小事吧,约老德明天再见面便行了。」
    「不是呀,我刚刚跟荣叔谈过,他就是等着这笔钱来週转,否则便没钱给他的伙计準时付薪水。他央求我无论如何都务必要在今天把支票交给他。」
    「哎~~这么麻烦啊!那老婆妳说该怎么辨啊?妳应该还未能下班吧,要等妳来到我想要很晚吧,这老德能等吗?」
    「不是呀,今天我公司的发布会比想像中早完成,现在我已经可以过来新居这边了。」
    「妳现在过来这裏?那么我在这裏等妳,一起办完事后再去吃晚饭吧!我知道附近新开了一家意式餐厅好像评价不错呢!」
    「不去了,老公你忘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以花了吗?我们得要省着点用钱。冰箱裏还有很多东西要儘快吃掉呢,不然都要变坏了。你还是先回家把饭菜做好等我回来,德叔的事就交给我吧!」
    「那怎么行?老婆妳不是答应过我不会跟老德单独见面的吗?最多我们一起办完事再回家做饭好吗?」
    「老公你应该不会忘了我的生活规律吧?我睡前四个小时是绝对不会吃任何
    东西的,如果等我们办完事再回家做饭,我就要破戒了,你还是快点回家去做饭吧!」
    「才破戒一天又有什么问题呢?况且妳也可以晚点睡也一样没有问题啊!」
    「够了够了,你这死鬼,怎么老是如此顽固?为何你偏偏对德叔就是这么大
    成见?现在他不是已经守信把装修都做好了吗?况且人家德叔都一把年纪了,还 会干些什么坏事?你别再给我疑神疑鬼,乖乖给我回家做饭去!」
    「可是……」没等我说完,周荣便挂了线。
    周荣还是老样子,决定了的事任我怎么说都不会改变,这样看来我只有老老
    实实回家做好饭等周荣回来。但我一想起周荣要和老德单独见面,心裏就很不自在,那天老德不断视姦周荣的情景又再浮现在我脑海。
    但我还能怎么辨?坚持留下来吗?但又怕惹得周荣发脾气,就这样回家又实
    在放心不下……想着想着,我望向暂时放在客厅中的那个大衣柜,心裏出现一个 奇怪的念头。
    我其实可以躲在这个衣柜裏,那么便可以监视老德这个糟老头,而且可欣也不会发现我,最后我可以等他们走了以后再坐计程车回去便可以抢在周荣之前回
    到家裏,如果周荣怪责我为何还未做饭,我也可以推说因为塞车所以迟了回来。
    忽然大门传来有人开门的声音,我无暇再多想,立即整个人钻进衣柜裏再把柜门关起来。
    从柜门之间的罅隙我可以清楚看见外面,我刚关好柜门,大门便被人打开,
    进来的人正是老德,他依旧是穿着一身彷彿几年没洗的髒衣服,我人在衣柜裏也 似乎嗅到那阵异味。
    他老实不客气地就坐在我新买的沙发上,那张秃髮地中海又黑又布满皱纹的
    丑脸上不停在淫笑,不知这老混旦在想什么,若然他真的敢对周荣有什么不轨企 图,我保证会把他揍得满地找牙!
    半个小时过去,忽然有人按响门铃,应该是可欣来了,老德立刻起身开门,进来的果然是周荣。
    「哎呀,小荣,隔了这么久没见,妳还是这么漂亮啊!」老德边说边把大门关上,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别取笑我了,德叔。这裏是装修费的余数。」周荣从手袋裏取出支票递给老德。
    「谢谢妳,小荣,我正等着这笔钱救命呢!不过我看小荣妳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啊,之后跟妳男友约会吗?」
    「才不是呢,因为今天公司有新产品的发布会,我要临时拉伕客串产品介绍大使,所以怎也要打扮得体面一点。」
    「原来如此啊,真羡慕妳男友可以娶到像小荣妳这般漂亮又能干的妻子,这可是要三生修来的福份呢!」
    「德叔你过奖了。不过我也要回去了,请你把大门的锁匙还给我好吗?」
    「当然没问题,锁匙在这裏。小荣,妳以后有什么装修工程要做的话,请一定要找我啊!」老荣接着把锁匙交给周荣。
    「那么以后我有工程要做的话就麻烦荣叔你了,德叔你还有没有什么特别事情要告诉我吗?」
    「有啊!好在小荣妳提醒我,浴室裏有个地方妳要留意一下,否则以后可能会有麻烦。」「是浴室那里?」周荣转身步向浴室。
    老德突然发难了!他突然从后用一条白手帕摀住周荣的口鼻,另一只手则在她胸前乱摸,周荣发出「呜呜……唔唔……」的声音不断挣扎着,双手则奋力地
    想移开老德捂住她口鼻的手,但很快周荣便停止挣扎昏了过去,看来那条手帕是沾了哥罗芳之类的迷药。
    我在衣柜里惊呆了,眼看着老德把昏过去的周荣抱往沙发放她躺下来,再开
    始解开周荣身上那件白恤衫,另一只手则扒掉她那条黑色短裙,很快,周荣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胸围和内裤、穿在一双玉腿上的肉色丝袜还有足踝上的白色高跟鞋。
    这时我脑海不停命令自己沖出衣柜救周荣,但不知怎的,双脚就像长了根般一动也不动。天啊!这是怎么了!?
    我有我思想,老德有老德的行动,他已经扯掉周荣的高跟鞋,开始隔着超薄的肉色丝袜玩弄周荣的足踝,他一口将周荣左脚的玉趾含进那张臭嘴里,而那双又黑又髒的手则在周荣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玉腿上乱抓乱摸。
    只见老德将周荣的丝袜玉足来回吞吐,不一会儿,周荣的丝袜脚已经被老德的口水沾满了,肤色的丝袜也紧紧的与玉足融爲一体,然后老德将周荣的丝袜玉足静静贴在自己那丑陋的大鸡巴上下来回摩擦,追寻那无边的刺激感。[早就想操你的小骚脚丫了,骚货,今天终于如愿了,哈哈。]
    用娇妻的丝袜玉脚足交了一会儿后,老德转移了目标,把目光移向周荣胸前的两座大山,他移到周荣胸前,双手伸到周荣背后把胸围的扣子解开,再一手将白色的胸围扯掉,天啊!我未婚妻那双圆滚滚的雪白大奶子已经再无任何遮掩,完全暴露在老德这头丑陋的淫兽面前。
    老德用力地用双手把周荣的一双奶子又搓又捏,就像小孩子玩泥胶一样,他那张臭嘴也不閑着,伸出那条臭舌轻舔着周荣右乳上那小巧精緻的浅褐色乳头。
    忽然老德停止了舔弄,自言自语道:「哈!不枉老子放长线钓大鱼取得妳这骚货的信任。老子第一次见妳就想干妳了,不过妳这骚货还算聪明,一直跟我保持距离,害老子没机会下手,还好终于等到妳对我放下戒心,还自动帮我赶走妳男人,今天注定要让老子干翻妳的骚屄!」
    他妈的!我果然从头到尾都没看错这头淫贱的老狐狸,这老淫棍真的一开始就想侵犯周荣! 不过现在的我也很不堪,甚至乎比老荣更加不知所谓,看着自己最爱的未婚妻周荣就在自己身边被一个丑恶到极的老头性侵,我却依然一点行动也没有。
    这时老德一双髒手离开了周荣的双乳,移到可欣的玉腿上慢慢抚摸那双肉色丝袜美腿,使两条白皙的玉腿在老德的手中来回摩擦,天啊!之后老荣双手伸向可欣那条白色内裤再慢慢下来。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沖出衣柜去阻止老德,否则周荣最后的重要部位就会完全 暴露在老德面前,可惜内心的慾望还是继续压倒理性,我依然是一动不动。
    我内心还在挣扎的时候,老德已经完全扯开了周荣的内裤,隔着超薄的肉色丝袜,两条玉腿之间那片神秘的黑森林已经无遮无掩任由老荣观赏,老荣急不及待地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伸进周荣那销魂的小穴里,然后将两只手指在穴里进进出出,开口说道:「这穴他妈的又湿又紧,一定很好操!」
    这时老德站起身来,迅速脱掉自己所有衣服,露出他那个又黑又胖又布满皱纹的身体,跟沙发上裸身躺着的那个拥有雪白曼妙娇躯的準新娘周荣,两人形成 了极丑和极美的对比。
    接着老德站到沙发上,将一条腿跨过周荣,再整个人往前跪,使他那根又黑又多毛的粗大阳具对着周荣的俏脸,天啊,我知道这混蛋想干什么了!
    果然不出所料,老德一手擡起周荣的头,另一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塞进周荣那两片微微张开的红唇里,接着再双手抓着周荣的头,自己快速地摇动屁股,令他那条紫紫黑黑的粗大肉棒在周荣嘴里一进一出地抽插着。
    「唔……喔……唔唔……嗯……」周荣嘴里虽然有老德的紫黑色大肉肠在进进出出,却不断发出「唔唔……喔喔……」的声音,看来老德每一下抽插都使她呼吸困难。
    老德在周荣嘴里干了几分锺,忽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连忙从周荣嘴里
    拔出他的肉棒。我以爲他射精了却又不是,而他那个乒乓球般大的紫黑色龟头上还跟周荣嘴唇连着一条口水形成的银丝。妈的,真是超淫蕩的情景。
    老德在沙发上退后到了周荣的两腿之间,再将周荣两条玉腿分开,并分别挟
    在他左右腋下,而那根像吐舌毒蛇般挺立的紫黑阳具隔着丝袜对準了周荣的小穴,我知道 高潮要上演了!
    「噢……呀……呀……唔……」老德将身体向前一压,把整根肉棒连同丝袜捅进周荣 的肉穴里,双手抓着她的纤腰疯狂地快速抽插起来。而周荣亦因爲狂风暴雨般的 抽插,亦发出了「咿咿、呀呀」的轻声呻吟。
    眼前的情景我必定毕生难忘:我那个容姿俏丽、肌肤如雪的未婚妻正被一个年纪可以当她父亲的丑黑老汉压在沙发上尽情姦淫着,而本来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的我这个未婚夫现在却沦爲观衆。
    「唔……噢……呀……呀……喔……」周荣原本轻声的呻吟越来越大声,而
    且脸上也泛起了红晕,似乎在老德持久而快速的抽插之下,连在昏迷状态的周荣也被干上高潮了。
    这时老德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知道他应该也快爆发了,毕竟他已经在周荣的小嘴和小穴里干了差不多二十分锺。
    忽然老德抽出肉棒,然后又再整个人向前跪到了周荣面前,接着将他那根沾满周荣淫水而泛光的紫黑色粗大肉棒一下子塞进周荣那还在娇喘的红唇里,然后整个人抖动起来,再「喔」的叫了一声,肯定已经在周荣嘴里爆发了。
    「唔……喔……嗯……咯咕……」在昏迷中被口爆的周荣看来被老德的精液呛到了,嘴里虽然仍塞着老德的肉棒,但依然发出了像喝水呛到的声音。
    最后老德终于从周荣嘴里抽出肉棒,然后坐在地上喘息。我再望向沙发上的 周荣,她闭着眼彷如睡美人般,脸正向着我这边,她脸上因高潮而泛起的红晕使她更加娇丽,小嘴正微微张开娇喘着,乳白色的浓稠精液从嘴角不断地流出来。
    看到这里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褪下裤子抽出自己那根已经硬得像铁棒般的老二,在手中套弄没几下便一洩如注,一大泡精液全射在柜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