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红杏出墻 更多>>
 

    红杏出墻

    时间:2018-09-12 我叫阿芳,是个受过良好教育有正当职业的38岁已婚妇女。
    我老公器宇轩昂风度翩翩,儿子品学兼优乖巧听话,在外人眼里看来,我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实际上我却是一个守活寡的可怜女人。六年前先生在一次意外中,生殖器受到严重损伤,表面上他仍体面正常但实际上却无法人道形同太监。
    先生与我感情良好也知道我有生理需要,他担心我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墻,因此经常以口舌取悦我,并购置淫具供我使用。但这些只会挑起我旺盛的情慾却根本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况且当着他的面我又怎能不顾他的自尊使用淫具自慰呢?除了丈夫以外,我从未和其他男人有过瓜葛,由于小时家里的教育和我较为保守的观念,从没想过自己也会红杏出墻。
    那是一天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老闆通知我们晚上一起吃饭。有几个地方执政部门的工作人员需要陪同。当时觉得并没什么,因为以前也有过和几个女同事陪老闆的客户吃饭。
    酒后的男人们讲起了他们擅长的荤段子,听的我耳根直髮热。也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当时心里只想出去吹吹风。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在我看他的时候,那股眼神依然固执的停留在我的脸上,是我们部门的经理诚,我的心骤然猛跳了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酒席散尽,一番寒暄之后诚提出送我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在加上诚并不让我讨厌,我同意了。
    回家的路上诚的车开的很慢,他好像有什么话,但又说不出。
    到了我家楼下,我转身正準备下车,诚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捉住我,并将我按倒在坐垫上。
    面对这一突然的袭击,我又惊又怕,极力挣扎:「你干什么,不要这样。」
    诚一手挡住我的嘴轻轻在我耳旁说:「你不要叫,现在夜深人静的,要是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我们就麻烦了。」
    我想,如果我叫喊,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也真的就大事了。
    接着,诚又轻轻地对我说:「阿芳!我真的好喜欢你,已经很久了。你不要动,我只是想亲亲你,抚摸一下嘛!」
    我极力推他,他却死死地抱着我不放,汽车就摇动着,所以,我不敢再推动他,要是真正被人抓住就太难为情了,毕竟我有家庭的。
    诚见我不再反抗,就在我的脸上.嘴唇上一阵狂亲乱吻,他的手也顺势伸入了我的衬衫内抚摸着我的乳房。
    「阿芳,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他语无伦次地说着.
    我的衫钮被他解开了,一下子又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我的一对乳房一弹而出,他就势低头亲吻我的乳房,并含着乳头吸吮着.
    他自言自语地说:「你的奶子好大好肥呀!」
    我的胸部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着,我感到很羞愧,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用嘴吸吮我的乳头,传来阵阵快感让我全身瘫软,我试图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想把手伸入我的裤内.
    我马上拉住他的手对他说:「请你不要这样,我这已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要回家了。」
    他根本不听我的,还是执意地要将手往我裤内伸.
    我说:「我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种女人,你再不听我就要喊人了。」
    他仍若无其事地说:「你喊人我不怕,抓进去两三天,我就会出来,而你,你又怎么去给你丈夫解释呢?你如果不怕,那就喊吧!」
    他这一招很利害,是的,我并不敢大声喊,唉!到如今只有任事态发展下去。当我在想的这一剎那,不知不觉裤子已被他脱到了膝下。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阴阜上来回地揉捏着,一只手则下移到我的阴户,将我的阴唇揭开,用手指放在阴唇上方轻抚,我全身好像瘫痪了一般。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没有感受到性爱了,对于一个正值如狼似虎年龄的女人来说,男人摸弄她的私处怎能让她受得了。
    但此刻的我还是有一丝的羞涩,我知道自己的面额是飞红的。
    诚的嘴吻着我的脸和唇,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的臂膀是那么有力,他身上的气息是那么醉人,我有些眩晕,我不想拒绝。
    黑暗之中,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看不见他的阳具是什么样,是粗是小,是长是短我无从知晓。
    诚用手指轻巧地摸弄我的阴唇内壁,抚摸阴唇和阴道口,酸麻麻的 很是舒服。他又将我的阴唇顶部向上扯起,将胀大了的阴核露出来,并以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那极敏感的阴核,我有如触电地战抖起来,美妙的快感传遍了全身。
    他健壮的身躯压了上来,肉棒在我的阴阜上.大腿内侧来回地闯来闯去,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插进我的阴道。他的肉棒不知有多粗,但我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满满的.
    我的下面传来了一种久违的充实的快感。
    诚抽插着他的肉棒,我躺在下面一动不动,黑暗中,我们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我只感觉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的乳房,揉捏我的乳头。他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
    同时,他插在我下面洞穴的肉棒,还是不快不慢地抽插着。他抽插的动作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他的舌头又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一丝丝舒服的感觉由我的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
    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感受到这种男女性爱的快感了,我太嚮往这种感觉了。诚的阴茎不快不慢地抽插着,那条肉棒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的…
    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龟头好像把我洞穴最深处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我就会抖动一下,感觉很舒服,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服,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
    阳具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
    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觉到什么,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鬆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
    我觉得我的阴道好像变宽了一样,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
    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在汽车坐垫上,我的屁股也湿了。
    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
    我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阳具的强度,好像他的阳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肉棒变小了。
    我使劲地夹紧双腿,哇!太舒服了。
    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我的花心,我的身体在颤抖,真恨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
    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么安逸舒服,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这种舒服,安逸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我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肉洞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诚有如一堆烂泥压在我的身上不能动弹,不知过了多久,我那飘浮的心才回到驾驶室。
    诚从我身上下来,我感觉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整理衣裤。没想到第一次同他偷欢诚就使我舒服到了极点,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对诚有了一份好感,甚至我有一点喜欢他。
    我心里在想:「如果他下一次提出要同我作爱,我绝对不会拒绝他,希望他下次还会再来,再给我带来快乐和舒服。」
    正在这时诚问我:「阿芳,怎么样,我比起你丈夫如何呢?不错吧!」
    我赌气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不如你呢?」
    他搂住我说:「肯定啦!看你刚刚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丈夫可能从来没有给过你这种感受,是不是呀!」
    他看着我,期待我的回答,我看着他,无法回答他半个字。
    是的,这六年来,丈夫他从来没有带给我什么叫舒服,从来没有像今晚这么美妙的感受,我真的不知道一个男人能使一个女人这样快乐,这样销魂,唉!
    诚问我:「以后我们会经常这样吗?」
    「不会」
    诚的眼神盯着我。
    我的口气变软了「也许会吧,我要回家了」
    诚无奈的说:「好吧,明天见」
    我整理好衣服和头髮就下车了,没有回头,我害怕我不捨得走。
    回到家中,老公已经睡了。我在卫生间里洗漱后,从镜子里仔细的端详起自己。身材和结婚前没什么变化,乳房依然高耸,臀部轻轻上翘,皮肤还是那么白皙和光滑,没有一点疤痕。
    我在问自己「如果老公和诚一样英俊健壮,我会做今天晚上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因为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
    晚上我睡的很香,梦里我见到了诚。
    * * * * *
    第二天,遇到诚我感到万分的尴尬,我和他是同事但却发生了性交,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发生那样的事让我感到很羞愧,我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诚。
    可诚像若无其事似的,在一个没人的地方,他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问我:「昨天晚上睡得好吗?睡觉时有没有想我呀」
    听他这么一问,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心跳得更快了,我没有说话。
    他又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我想你是不会忘记的,我相信你是终生难忘的」
    我不好意思地问他:「为什么呢?」
    他看着我说:「为什么?这还用问为什么吗?昨晚你给我的感受,和你忘形时的动作,我想你今后是不会再拒绝我的要求的吧!」
    我的心一阵战抖,他好像看穿我的心,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脸更红了。
    后来的几天,我和诚相安无事,彷彿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但我经常回味那天发生的一切,说实话,我内心深处渴望再有一次。
    几天后的一天,诚悄悄对我说,在某宾馆开了房间,约我下班后去那里。
    我知道去那里意味着什么,可我还是鬼使神差的去了。那时的我已经忘记了家庭,忘记了老公和孩子。
    一进门,诚便抱着我亲,我俩顺势倒在了床上。
    他一边压着我亲吻我,一边脱我的衣服,不一会儿,我的衣服便被他剥光了。诚压在我身上,他一只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子上来回地抚摸揉捏着,另一只手则慢慢地朝我肚皮下面模去,手指已触模到我的阴阜。
    他低着头简直是目不转睛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来回在我的阴阜上磨擦。我见他慢慢地亲吻着我的乳房,他的嘴唇慢慢地在向我的肚子小腹吻去。他整个人就蹲了下去,嘴唇刚好吻在我的阴阜上。
    他温柔地在我的下面翻阅着我的大阴唇、小阴唇,用大拇指在我的肉缝里轻柔地来回滑动着,中指时不时地磨擦着我的阴蒂,我被他抚摸得很是舒服。他的手按揉在我的会阴上,我觉得又是一阵快感从那儿传遍全身,我的人肉隧道热呼呼地流出了水来。
    这时,诚用手拨开我的双褪,他的嘴对準了我的洞口便是一阵猛吸,把我流出来的淫水也吃进肚里。
    接着,他又伸出舌头探进了我的肉洞口拚命地舔着,拨开两片大阴唇,用他的舌头温柔地,来回舔动着我的阴蒂,令我全身不停地颤抖,舒服极了。他的手在我的双乳上来回的揉捏着,被他搞得浑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内空蕩蕩的好需要他那根东西来充实,我的心里好慌,拉着他的手暗示他搞我。
    诚的胸肌好发达,宽宽的胸膛,腰很粗壮,真是熊腰虎背,到处都是肌肉凸凸。尤其是他的那条肉棒又粗又长,简直和外国人的差不多,比我老公的大多了。也就是他这条大肉棒搞得我欲仙欲死,也正是这条大肉棒,使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一想到这,我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快感。
    诚骑在我身上,他握住大肉棒要向我的肉洞进发,我由于兴奋洞里很潮湿,也很空虚,早就在等待着他的大肉棒了。我两腿张得大大的,洞口圆圆的张开着,我感觉到他的大龟头巳抵在了我的肉洞门口,但他一点也不急进,龟头只在我的肉洞门口慢慢地抽动着,随着他慢慢的抽动,他的龟头一点一点地进人了我的肉洞内,这时他用双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大肉棒便插进了一大半。
    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点胀胀的感觉,但一点也不痛,他将大肉棒抽插了几下,整根肉棒抵进了我的洞内,我的人肉隧道被他的大肉棒塞得满满的,他开始慢慢地,温柔而有力地抽插着,每一棒都直闯我的花心。我觉得很舒服,他又用嘴唇含着我的乳头提来提去,并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
    我被他搞得轻飘飘的,肉洞里的水也在不断地流出。
    我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腰,屁股也随着他那肉棒的抽插而左右上下地摆动。快感一浪胜过一浪,我在不知不觉之中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人肉隧道越来越宽了,我紧紧地夹紧双腿,好像都感觉不到他那大肉棒的强度。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抽插动作也越来越快,每一棒都是直捣到底。我拚命地抓紧他,因为我太舒服了,特别是每当他的大肉棒有力地插到最深处时,我的身体就像触了电似的,会全身颤抖。
    我的身心好似飘浮在半空中似的,高潮一个接一个地来临,我连续达到了三次高潮,这种连续达到高潮的感受,使我欲仙欲死,也使我失去了知觉。他是什么时候把我的双脚放在他的双肩上,我都不知道,只见他气喘吁吁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在作最后的冲刺,他使劲地抽插,大东西直插到底,每插到底,我的全身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几下,随着高潮的来临不停地呻吟着,我死死地抓住他那满手是汗的手臂。
    突然,诚说道:「要出来了!」
    紧接着,一股暖流急促地射入了我的洞内。
    诚像死猪一样趴在我的身上,不动了,我也因为达到四次高潮而累得不得了。我用手轻轻地抚摸诚全身的汗水,他从我身上下来躺在床上。
    我们彼此都没说什么,没过多久,诚似乎又有了反应,他的性能力怎么那么强,我暗自想着。
    诚手握肉棒将大龟头顶在我的洞口慢慢地将肉棒往里插,因为射在我阴道里的精液起了润滑作用,不太困难就整条插进去了。他漫慢的抽送着,大肉棒在我的阴道里一深一浅地抽插着。他的嘴不停地在我的脸上嘴上吻来吻去,我双手抱住他的腰,夹紧双腿,抬起屁股上下左右地筛动着,我觉得这样揉的筛动很舒服,水也随之多起来了。
    他的大肉棒像活塞一样出出进进,每一下都碰到底,一股股强烈的电流由我的阴道最深处迅速传遍我的全身,我死死地抱紧他,不久,他射精了,我也随之地达到了高潮。
    说句心里实话,我真的捨不得他,我好喜欢他,爱他那条巨大的内棒。老公这几年没给我的,诚全给了我。
    他射精后,我还紧紧地抱住诚不放,我好希望他天天晚上来陪伴我,给我快乐,只要他想玩我,我都可以随时随地的脱掉裤子让他搞。
    事后,当我从宾馆出来时已经不早了,回家后我向老公撒谎说是单位加班的,老公也没多问。
    后来在单位里,我和诚装着没什么,可私下里一直在偷欢。我感到自己从心灵到肉体,似乎都被他征服,他调情的技巧高超,肉棒又粗又大,我再次体验到性爱的欢愉,重新觉得自己又是个女人。
    我知道,作为已婚的女人来讲,这样是不对的,对不起家庭和老公孩子,但如果老公在性方面行的话,我会红杏出墻吗,我不知道.
    因为,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