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吞精的良家妻子 更多>>
 

    吞精的良家妻子

    时间:2018-01-13 良家妻子卷卷的阴毛
    妻子比较任性,而且比较好强,十年来她跟别的男人的经验真是既奇妙又刺激。妻子被外人玩最大的好处是给枯燥的婚姻生活带来很大的惊喜和快乐,夫妻生活本来是很刺激的事,可是久而久却无法避免味道变淡,有了外来的刺激让我耳目一新,妻子骚起来,比外面的女人有趣多了,尤其是经过不同男人调教后。
    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做爱风格,鸡巴也不同,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妻子她比较喜欢鸡巴粗大的男人。就说Ben的鸡巴吧,据妻子的说法,粗得有点像店里卖的大号香蕉,能顶到她的子宫,弄的力量也很大,舒服得不行,不过持久、耐久却不行。
    讲到M,我知道妻子喜欢M操她,她说鸡巴的大小长短固然很重要,最后要爽还是得靠男的床上工夫了。她说M的鸡巴比我的小,但床上工夫太好了,操女人很有经验,挺会弄的,持久、耐久也好。讲到这一点,妻子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说:「要嘛就不要操,要操就要爽一点。」她最讨厌男人打快枪,可惜现在的男人快枪手太多。
    讲到我,我与多少女性有过亲密接触?心里默算过,好像是三十多个,如今能想起名字来的有二十二个。我没有一点儿炫耀的意思,其实我也不认为这是炫耀,因为回忆这些事带给我更多的是惋惜、后悔、伤感、微甜的感觉。二十二个和我有亲密接触的这些女性都有正当的职业,年龄最小的当时是19岁,最大的是48岁,绝大部份是26至35岁之间。
    婚后,我没有再和一个未婚的女孩子有过关係,不是不忍,是不刺激。我曾经与朋友在洗桑拿时招过多次小姐,玩过一对做兼职的亲母女,但很快就放弃了这种「性爱」生活。準确地说,这不能称作性爱,叫做「发洩」好像更合适。原因是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
    与她们做时,听着她们夸张的呻吟、看着她们做作的表情,我脑子总是在想着刚才她们在别的男人的身下,也是像和我做时一样叉开双腿、手象徵性地扶着男人的臀部等待着男人的精液射出来,然后盘算一下时间,估算着今晚还能再接几个客人,能挣多少钱。
    另外更重要的是,我担心得病。再有,这些妓女为了钱,可以和任何人干。我在和她们做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前一个和她干的是一个拉煤的司机,虽然和我做的妓女是桑拿部经理亲自给我点定的,说她们活做得好、才干这行不久、乾净。
    另外,我自己也有问题,我更爱一般良家妇女,有素质、做爱感觉好的。
    2001年随着专案的展开,我回国的机会逐渐多了起来。来美数年,回国也是排解慾望,找这些老情人玩,绝大部份是已婚,也有几个离异了,我个人觉得很好。我是个念旧的人,和我有过身体接触的情人,我都或多或少地都有些依恋。
    娜是我的一个老同学,她丈夫也是我同学,我们认识早,住一宿舍,他五大三粗,不怎么会说话,我不大喜欢他。我在大学已经操了娜两年多,她丈夫那个时候就知道。大学毕业之后,娜和她丈夫被分配到一个较大的国家事业单位,糊里糊涂地结了婚,过了两年,有了孩子。
    2003年春天我回国,她对我好像有点意思,那以后的两三天里,她竟然会寻找各种各样的机会和我见面。我们见面其实很简单,就是操屄,我们没有语言,只有操和抚摸。她竟然说她丈夫也知道她在我家挨操,我感到十分冲动,抱着她的大白屁股使劲地操,那一次我们操得十分惬意。从那以后,每次我们操时都会提到她丈夫,又刺激又助兴。
    我表示要和她丈夫一起操她,她说:「你要害死我啊?」我说:「我们俩也是同学,再说我们现在操他都知道呀!」她只好一边挨操一边转移话题,我想逗她,她就会说:「不要胡思乱想,他知道是知道,一起操不行!」
    她说记得她刚结婚那时,她丈夫一晚搞好几次,接着下来便逼问她说大学里被我玩的情形……
    ***  ***  ***  ***
    和静的事,一直到现在,胸中仍然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静是我大学毕业之后最先认识的,是所有情人中最丰满的一位,身高约一米六十,屁股很大很圆,白白净净一张娃娃脸,中专老师。那时候静始终保持一条底线,摸没问题,但要操她绝对不行。
    2003年我回国一个月以后,一个朋友给我了静的电话和位址,我们俩见了面,和她握手寒暄。静有点矜持,我觉得她还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后来我才知道,她的老公是北京市一个有社会背景的高干子弟,跟人合伙搞医疗器材,赚了钱投身于股市,有权、有钱、有势。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比那时候更丰满了,约了她去宾馆喝咖啡,这是她提议的。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过一个星期就见面一次,通常是我去会她,然后是吃饭、喝咖啡,不久我就把她搞到手了。我对她那一身白肉很着迷,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乾净得如同一块温润的白玉。
    有了性爱以后,我们聊天的内容开始广泛起来。她告诉我,93年在我们俩一见面的时候,她就有了要结婚的想法,当时不敢涉雷池,那时我还没向她表白过。后来,她结了婚,有了孩子,她不敢找我,担心如被发现,不但自己不好做人,还会影响到自己的家庭。另外她还让我看他的全家的照片--老公四十岁,身体已经发福;儿子很白,像个天使。
    我们操屄的时候,我能将静操到高潮的次数不是很多,这一度使我沮丧,因为我向来对自己的性能力很自信,与很多女性操都能将对方操上高潮,并且她们对我的鸡巴粗壮和体力、技巧的夸奖已让我习以为常。可是操她的时候,很多次是在我射精后,她要自慰才能到高潮,这让我有内疚的感觉。
    静看出后,搂着我说:「这不怪你。我自慰已经有很多年了,已经习惯了用手动。」她说她老公那东西没有我大,也没有和我做得这样舒服:「刚结婚时有些舒服,后来生了孩子就再没有舒服过了。」听她这样说,我好受了点儿。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静手淫时喜欢我搂着她吻她的乳头、眼睛,或是我用手托着她的屁股舔她的阴道口。高潮来临时,她会绷紧全身,双腿左右扭动,嘴张得很大,从喉咙处呻吟,那时的表情是我最喜欢看的,棒极了!
    有时我会按她撅在那里,抱着她的大白屁股操。听静说,她丈夫很喜欢从后面操,但有时会痛。我也喜欢从她背后操她,一来可以看着她肥白的屁股,十分得劲儿;二来手可以去摸她垂下的乳房,或趴在她背上抱着她,肉肉的很舒服;兴起时还可以拍她的大白屁股,一边拍打一边操,特别好玩。
    后来我突然起了念头,恍然大悟,她说丈夫喜欢「从后面操她,有时会痛」分明是肛交的意思,我明白了之后当然也从容地享受了她这个部位。
    静的皮肤很白皙,她说天生就是这样。我发现她身上的汗毛很细,阴毛卷卷的,屄里很鲜嫩,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有时我试探性地「想」剃掉她身上的阴毛,她拒绝了,她担心会被丈夫察觉到些什么,我说从没有试过,想试一下,她说别害她了。
    我没完没了地摸她的乳房,她说:「你摸够没有啊?你一天摸的就超过人家老公一年了!」我倚在枕头上看着她趴在我腿间为我口交,她边舔鸡巴边逗我。
    忽然,静的手机响了,我把手机递给她,她接过去贴在耳朵上,一只手仍抚摸着我的鸡巴。我直起上身望着她,她翘起一根手指头点点手机--她丈夫!我慢慢逗她,她急急地推我,我拨开她的手,往上举过她头顶压在沙发靠手上,然后一边弓起后腰使劲往屄里捅。
    她丈夫在电话里喋喋不休地讲着,声音很响很急切,他还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婆喷着很重的鼻息。她用力扭动身体挣扎,但身子被我死死地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她知道不能摆脱我,便静下来,任凭我在她身上动。
    随着我的顶撞,她的身子不住向上起落,直仰脖子,头顶抵住沙发的扶手,右手肘勉强支在沙发靠背上,嘴里「咿咿唔唔」地应付着她丈夫。我趁她迷迷糊糊使劲把鸡巴一下直戳到底,静「啊……」忍不住叫了一声,挣脱一只手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拧了一把,眼睛里含着愠怒。
    她示意我放开她,我放鬆右手让她用手扶住我腰胯,她的手却向下滑落到我的屁股后面使劲地拧着,使我吃痛得将身体紧紧压向她。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调,对电话说:「好了,不讲了,我还有事情,以后再讲啦!」说完,把电话挂了。
    刚才分了心,鸡巴软了许多,我暂时停了一下,大喘了几口气。她瞥见了,笑着看我一眼,顺手从桌上扯过一张纸巾递给我,然后爬起来,进了浴室。我躺在沙发上看见静的手机躺在写字桌上,我对着电话出了会儿神,突然起了念头,我拿起静的手机回拨了。
    铃声响了很久,没有人来接;我嘟囔着又拨,铃响三声,有人接了,一个男人说着标準的北京话,我心里忽悠了一下,挂了电话。静洗完了出来,手机急急地响了,她拿起瞥了一眼,在隔壁大房间里接电话,「哦哦哦」了几声后,我跟进了房间,站在静身后,跟她一起听她丈夫的声音。
    我迈上半步,两手扶住她胯骨两边,下身左右摆动一下,挺直的鸡巴对準她两瓣臀肉中间就插了进去。「哦!」她捂着手机叫一声:「不是那里,你顶到后面啦!」我赶紧弓起身子,用左手伸到下面扶着我的鸡巴,右手摸準屁眼,慢慢向前用力一下顶了进去……
    整个新年,我没有外出去旅游,每天的时间都在我父母家中渡过,正好静的身子不方便,我可以趁机休整休整。后来的一个星期天,静打来电话想晚上六点到我家,六点我回到了家,吃惊地看着静抱着小孩站在门口,一时不知说什么,看得出她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我急忙把她请进门来。
    听她说,孩子是她儿子,三岁。她把孩子放在沙发上,我一时不知说什么,我看着她,她也笑着神秘兮兮地看着我,并不说话。她儿子坐在沙发上,两腿平伸,转动着乌黑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新来的陌生环境。过了几分钟,直到她儿子那头喊起来,她才把儿子抱起来,起身要走,她离开之前从包里掏出一个纸包交给我,让我关上门小心点看。
    他们一走,我回了房间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一会才小心打开来,拿出一张纸,上面压了一撮乌黑卷卷的毛髮,瞬间我想到那次想剃她阴毛的话,一边看着那撮毛,我大鸡巴已经一柱擎天了。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静的手机,她说她儿子和保姆在车上,过一会再打来……我心急如焚,什么也干不下去,草草吃了两口东西,开始了焦急地等待。这是个难熬的时刻,我全神贯注地听着电话的动静,就这样一分钟一分钟地等待着。
    晚上9点,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有几分迟疑。我迅速地打开门,只见静脸若桃花、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前。锁上门,我们一边吻着一边坐在沙发上,嘴里说:「想死你了,你总算回来了。」
    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进去,她不敢看我,将目光移到了别处。我好奇心大盛,伸手下去摸到她两腿中间,「啊?!光的啊!一根毛都没有啦?」她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紧闭双眼:「你好好摸摸,舒服吧?」
    我点了一根烟,静静地欣赏着,接下来在后面添着她的屁股、肛门。她的屁股非常丰腴,我摸着她的肚皮,脸在她一根毛都没有的阴阜上蹭来蹭去、玩玩她的阴唇,她阴阜非常丰满,肉肉的,很光滑。
    这晚上我在床上连续操了她两次,接下来训练她能吞精,她红着不断摇头,一百个不愿意的样子。我没有办法,只好临射精前抽出鸡巴,捏住她的鼻子把她的脸拉近,因为鼻子被掐住,让静忍不住张开嘴巴,我双手捧着她脑袋将一波波的精液射在她嘴里头,呛得她一阵咳嗽。她做出呕吐的表情想要吐出来,我摀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得逞,然后示意她将那东西吞进去,她苦着脸摇头,最后在我示意下,只好无奈地将精液吞进去。
    一直干到半夜十一点,两人才疲惫不堪地分开,静坚持要走,我也不挽留,让她走。我抬腕看看手錶歎了口气:「唉!」本来想好晚上8点要打电话给妻子的,哪想到一玩就玩到现在--太晚了,妻子早上班了,明天再说吧!
    脑子里想着静说的剃阴毛的一些细节,原来毛是上星期三她丈夫剃的。
    那天晚上,因为她老公借了三张A片回来,她丈夫一边欣赏,一边还对片子品论。见着A片里的外国女人帮男的舔鸡巴,她说:「外国人的鸡巴真是大!」说着,她的脑里不禁想起了我的鸡巴、想到那次想剃她阴毛的话,便故意跟老公说,那天她跟她姐一起洗桑那,见她姐脱光了后,下边光秃秃的,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姐夫竟每週都给她姐剃毛。
    她丈夫一边听,一边兴高采烈地拉着她说也要帮她剃,她想逗我喜欢,于是答应了。她丈夫把所有的毛都用小剪刀剪短,不过她丈夫的剃鬚刀是电动的,不行,剃得不乾净,洗净用毛巾抹乾,扎手,她丈夫不满意,一定要去买剃刀,她说:「太晚了,明天吧!」
    到第二天去她丈夫父母家,才中午,她丈夫就说头痛得谎,提前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她丈夫说去家乐福买点东西,她和她儿子、保姆也一起进去,她丈夫拉着她停在剃胡用品前左挑右选,她一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赶忙拉过保姆和她儿子像贼一样跑开了。
    晚上弄的重点当然还是给她剃毛,她丈夫刮完之后干得特别起劲。早上,她很早就下床了,进浴室把垃圾桶里剃掉的毛和卫生纸仔细收好。
    那以后几星期,在我家她对我说:「下边毛扎扎的,走起路来难受死了!」我笑着说:「这简单啦!多剃剃不就行了?」我帮她剃,我找来了我刮鬍子的剃须刀,还有一些刮鬍子用的剃胡膏,和她一起进了浴室。花了半个小时,我把她阴户前前后后都剃得乾乾净净,然后开操。
    自从我给她剃毛后,我对操她的感觉全变了。我们约会其实很简单,说一个时间,她就会找藉口来我家,进门后,洗洗,然后仰面朝天叉开两腿躺在床上静静地等着我,这时候,我经常是已经脱光了衣服,準备操作。
    听着剃刀在她白皙肥大的下身刮过发出的「嚓嚓」声,她会经常一边玩自己的手指,一边嘟囔着她儿子的事,我不由得深深为她悲哀。剃到阴唇侧旁或阴蒂附近的嫩皮时,持刀的手有点发抖,却又捨不得停下来,她见我不动,就催我快点剃。
    有一次我们约会,静来晚了,进门就忽然对我说,以后不要再剃她了,我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有一天晚上在家的时候,她丈夫忽然要剃毛,发现小腹之下光秃秃的,她忙谎说她自己剃了。随后,她丈夫说她自己剃得比他乾净,连皱褶里的毛也没漏掉。
    静的丈夫比她大五岁,对她看得可紧了,生怕她有什么外遇,怕她丈夫起疑心,叫我以后不要再剃她了,我点头,她也把身子向下挪了挪,舔我鸡巴。我躺在沙发上对着静静地躺在写字桌上的剃鬚刀、剃胡膏出了会儿神。
    后来我和静幽会少了一些,但每个月总有一两次,就这样一直到我回美国。我回美国前一天,她来找我,这时她老公还在楼下的车里等她呢!她想在我走前见我一面,我一把拉过她就亲摸起来,干就时间来不及了。我对她说:「让我照几张相。」她点头,摆着姿势照了好几张。
    我接着把她腰间的皮带解开,上衣扣子也全部解开,拉她站起来,把上衣撩起,露出一对圆滚滚的大奶子和光滑的腹部照了几张;坐在椅子上敞开腿,我把着她手扒开阴唇又照了几张,她不好意思,扭捏着极力把脸扭向一边。
    拍得差不多了,我按住她的头往下压,她跪着帮我舔吸,我知道时间有限,所以也顾不上温柔,一进去就使劲地干起来。我双手揪住她的头髮,她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我往上一挺,将精液全部射到了她的嘴里,她照往常一样将那东西吞了。
    提上裤后,又将上衣拉下,到卫生间漱了一下口,把头髮用手梳理了一下,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最后狠狠地搂住我使劲吻了几下,才开门走了出去。
    回美国来不久工作就忙起来,每次回到家都很累,我们打电话的次数减少了许多。过了一年,我再也没有她的资讯,估计她还在北京。
    2005年9月我回国,朋友聚会时顺便说了静,朋友讲她丈夫完蛋了,北京05年报纸上开始连篇累赘地报导她丈夫的父亲的消息,她公公在市政府里是一个头头,这家伙一年就收了九百万,受贿和滥用职权被判了十五年,她丈夫挪用银行信贷资金直接进入股市判了三年。
    晚上回到家,我拨了静的手机,铃声响了很久,没有人接,直到10点我才疲惫得準备大睡一觉。这时门铃突然响了,我极不情愿地起来开门,门开了,是静!她显得很疲惫,头髮和服装都不很讲究。她对我笑一笑:「对不起,来太晚了。」我急忙把她请进门来。
    两人站在客厅里,一时都不知该怎么说,我说:「家里没有任何喝的。」出去找了一家咖啡厅。一面喝我一面问她的情况,她反覆地说她挺好的,就这样过了一个钟头,我俩就回去了。
    打开门,屋里一片漆黑,我把手扶在了她肩头上,她没有躲闪,靠在了我的身上,我把她扳过来,两人略一对视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们一边吻着一边坐在沙发上,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进去,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她亲了我一口,趴在我的肩上,捂着脸哭起来。
    我把她揽在怀里安慰她,然后把她腰间的皮带解开,裤子滑落到她腿弯,她下身穿着裤衩,又宽又鬆,我将裤衩褪到她屁股下面,她站在地上的两脚向外移了移,叉开两腿。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骚气,我抬起头,凑到她大腿根处闻了闻她的阴部,有股难闻的腥味,我一切都明白了,但还是勉强舔了舔。
    她声音里带着哭腔,哼哼唧唧地重複着:「妈的,我这辈子已经毁了……」我一边心不在焉地捏她的屁股,一边开解她。我正在尴尬着要不要操的时候,她条件反射地惊叫一声,说她晚上要回她父母家,她父母家晚上12点后没电梯,我低下头,没有必要再持续下去了,放开了她。
    打开门,她顿了一顿,还是过来抱了抱我,才匆匆去了。我闭着眼睛,心疼得无言。